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人鬼殊途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老大爷说完就朝屋子里边走,一副不像理我们的样子,搞得我尴尬得不行,回头看了一下车子,白素和李玉芝都没有要下车的迹象,我也不知道她们是继续在睡觉还是已经醒了,正看我的笑话。

    我跟杨薇对视了一眼,杨薇问我要不要换一家,我犹豫了一下,听这老头的说辞,他好像对桑大爷一家的事是熟悉的,搞不好可以直接从这位大爷口中问出桑小红的生辰八字。

    我拉着杨薇的手又走向那位大爷,老大爷坐在门口的平台上吧唧吧唧地抽着烟,脸色很不好看,我捏了捏杨薇的手,杨薇对着老大爷笑道:“大爷,你不要生气,不是我们不听你的话,我们确实是有急事要找桑小蓉,而且涉及到人命,所以麻烦你帮帮忙。”

    被杨薇这样软语相求,老大爷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看着我们的车子说道:“你们的心情我们理解,之前也有外地人找小蓉那丫头治病,结果,结果人都没有救回来,好像还说耽搁了治病的时间,所以啊,我们现在是真的不敢给你们指路了,小蓉要是真的像桑大哥那样有本事,我也不会拦你们的。”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大爷,其实我们找桑小蓉不是为了治病的。”

    老大爷诧异地说道:“你们找她不治病,那做什么,她就是一个虔婆。”

    我又转头看了一眼车子,白素和李玉芝依然没有要下来的样子,不由有些怀疑这两个女人跟着我们出来到底是做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睡觉啊。

    既然她们不下来,那我就按照我自己的方式来操作了,我对老大爷说道:“大爷,我们找桑小蓉是为了问她要她姐姐桑小红的生辰八字。”

    老大爷的手一抖,眼中闪过一缕畏惧,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桑小红,她都死了好多年了。”

    我不禁有些为难,这老大爷还真是有些难缠,分明就是要打破沙窝问到底,依然已经开了这个头,我就不打算遮遮掩掩了,又说道:“大爷,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是从山上的水库哪里过来的,那边出了点事,你是本地人,应该知道我说的事什么事,我们呢,已经请了高人过来准备将桑小红给收了,所以需要桑小红的生辰八字,我知道你跟桑小红一个村的,但是她现在害人太多了,既然放任的话,会有更多的人受害的。”

    大老爷刷地一下站了起来,神情有些慌乱,手发抖地说道:“又死人了啊,造孽啊,桑大哥呢,他不是专门守在水库哪里吗?”

    我犹豫地说道:“桑大爷已经死了,也是被桑小红害死的。”

    “什么?”

    老大爷不敢置信地叫道,眼中满是骇然,颤声问道:“那我老伴呢?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老伴啊,她没事吧,她叫王香娇,她没事吧?”

    我心里一沉,隐隐猜到了面前老大爷的老伴应该是那些服务员阿姨之一,轻吁了一口气,问道:“大爷,你老伴是哪位啊?”

    大老爷飞快跑进屋子拿出一个相框,指着相框问道:“就是她,你们看到她了没有?”

    我和杨薇都低头看了过去,照片中的女人很年轻,才三十多岁的样子,穿着很朴素,梳着两道粗壮的麻花辫,身边站在一个精瘦的男人,杨薇蹙眉说道:“好像是王阿姨,对不对?”

    对于王阿姨我印象深刻的,她是唯一一个提醒我们晚上不能外出的人,第二天又告诉了我们桑小红死去的原因,照片中的女人确实跟王阿姨有七八成像。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大爷,请节哀,度假村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去世了,她们是……”

    “啊……”

    我话没有说完,老大爷脸色瞬间了变色,整个人突然朝后面倒,我忙一把将他扶住,叫道:“大爷,大爷,你没事吧?”

    老大爷缓缓地睁开眼睛,嘶声哭道:“我可怜的老伴啊,你怎么就这样去了呢,呜呜……,你还说做完今年就不做了,怎么就这样走了呢,呜呜……”

    我见老大爷情绪失控了,怕他出意外,忙朝他身体里边输入至阳之气,又叫杨薇进去给老大爷倒开水,喂老大爷喝了几口开水后,老大爷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了,但是整个人的精气神完全垮了,一下苍老了好几岁。

    老大爷将开水杯捧着手心,整个人不停地颤抖,喃喃自语道:“报应啊,上次她回来过端午节,就说了很多莫名其妙地话,像是交代后事一样,我当时吓得不轻,就叫她不要再做了,家里现在条件好,儿女都大,想让她回来享享福,她答应得好好的,说马上就辞工的,呜呜,怎么就走了呢?”

    老大爷抬头看着我,我看着他脸上老泪纵横,心里沉甸甸的,我是亲眼看到那辆考斯特沉入水库里边的,现在死者的家属对着我痛哭,我的心好似刀扎一样痛,悔恨和自责吞噬着我的心,要是那个时候,我跳下水去救人,是不是可以救上来一两个呢?

    杨薇可能是见我脸色不对,伸手抓住我的手,柔声说道:“不要这样,不管你的事的,你知道阿姨她们死的原因的。”

    老大爷听到杨薇的话,激动地问道:“她,她是怎么死的?”

    我便将当时的情况跟老大爷说了,说王阿姨她们本来是准备离开的,但是不知道怎么车子直接开进水库里边去了,整车的人都死了。

    “哐当”

    老大爷手中的被子一下就摔到地上,他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声音悲痛不已,催人泪下,我和杨薇都不知道该怎么劝,本来是过来问桑小红的生辰八字的,现在变成了报丧的。

    “你们是什么人?”

    这时院子外边走进来两个年轻人,他们一脸不善地看着我和杨薇,盯着正在哭泣的老大爷问道:“王老爹,你没事吧?”

    老大爷,呃,王老大爷没有理会那两个年轻人,只是一个劲地哭,其中一个带着耳钉的年轻人立刻就抄起院子里边劈柴的斧头,沉声问道:“问你们话呢?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欺负老人呢?不要仗着有钱就了不起,信不信我去将你的车给砸了。”

    我皱眉看了一眼汽车的后座,将杨薇扯到我身后,解释道:“不要误会,我们是过来问路的,王,王老爹刚才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所以才哭的。”

    另一个脸色狠厉的年轻人问道:“什么消息,你们是王老爹家的亲戚吗?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们啊。”

    他说完,又转头对戴耳钉的年轻人说道:“国兵,你赶紧去叫人,大宝不在家,要是王老爹被人欺负了,等他回来了,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交代。”

    戴耳钉的年轻人拿着斧头就朝外走,我看着这番情景,心中有些无语,对正在哭泣的王叔说道:“王老爹,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跟他说说,等下被误会了就不好,我们还要去找桑小蓉呢?”

    留下来的年轻人皱眉问道:“你们找小蓉姐做什么?”

    王老爹摸了一把眼泪,抽噎一声,抬头看向年轻人,说道:“是张勇啊,哎,你去跟你爹说一声,你娘走了。”

    张勇脸色一白,颤声说道:“王爹,你瞎说什么呢,我娘不是跟王婶一起在度假村打工吗?”

    王叔抬起颤抖的手,指向我,嘶声道:“他们是从度假村下来的,说都死了,作孽啊。”

    张勇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他一脸惊恐地看着我,颤声问道:“我娘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砰”

    我正想说话,听到院子外边传来一声巨响,只见一个黄毛拿着半截红砖砸在汽车的前盖上面,他身边还站在几个年轻人,刚才那个戴耳钉的年轻人也在旁边,正一脸挑衅地看着我。

    我顿时大怒,趁着脸就想冲出去,不想张勇反应比我更快,他走到院子门口对外边大喊道:“都他妈给我住手……”

    黄毛愕然地看着张勇,问道:“勇哥,国兵不是说有城里人在欺负大宝她爹吗?”

    戴耳钉的年轻人诧异地看着张用,说道:“勇哥,是啊,不是你叫我去叫人的吗?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

    张勇一把将黄毛手中的红砖丢掉了,又用手在汽车前盖上拂了两下,我本来想过去的,但是杨薇拉着我不要我过去,接着我就听到张勇对黄毛说道:“三毛,你娘死了。”

    黄毛怔怔地看着张勇,愤怒地说道:“勇哥,你怎么骂人呢,我是过来帮你的啊。”

    张勇又说道:“三毛,你娘死了,你去跟你爹说一声吧。”

    黄毛眼睛一红,伸手朝张勇抓了过去,骂道:“你娘才死了呢,张勇,你别以为我怕你……”

    张勇被黄毛抓住衣服也不反抗,声音阴郁地说道:“我娘也死了,都死了,是我害死我娘的,呜呜……”

    黄毛脸上的怒气瞬间就凝固了,他松开手,木然地看着张用,惊惧地问道:“真的吗?”

    张勇转身朝我指了一下,说道:“他是从山上度假村下来的,是他说的,度假村的人都死了,我不应该让我娘留在那个鬼地方工作的,我应该自己出去打工的,我该死,呜呜……”

    黄毛越过张勇,朝我冲了过来,站在我面前,哭道:“我娘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我对着黄毛感官很差,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流氓而已,不过看他这模样,还是将王阿姨她们死的经过又说了一遍,不想一说完,黄毛就抓住我的衣领,大叫道:“你既然在现场,你怎么不救我娘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