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快穿之回到前世去逆袭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服务员简直看稀奇一样地看了周晨一眼,又去看雷欢欢跟赵子舒,两人觉得周晨的借口真不错,于是跟着纷纷点头。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呵呵……”服务员又冷笑了,“什么还有一个朋友?你们逗我玩呢!这包厢从上菜开始就是我在负责,我可从头到尾只看到你们三个人在吃。”

    云裳也就点菜开始的那几分钟在包厢里,等点菜完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在包厢了,而等雷欢欢等三人吃的时候,她都已经开车上路了。

    忘记了这茬的三个人,顿时一阵脸红耳躁。

    “你们是不是没钱?”差不多已经猜到了面前三人是个什么状况了,服务员的语气越发不善起来,心中的鄙夷与蔑视,也不再掩饰,全部露在了脸上。

    “有钱,”赵子舒最受不了被人这样看着,尤其还是一个她自己向来瞧不起的服务员,“谁说我们没钱了?”

    服务员冷笑一声,就直接问赵子舒,“你是刷卡还是付现?”

    赵子舒转头去看雷欢欢跟周晨,两人竟然在这个时候,避开了她的目光。

    赵子舒:“……”

    “你到底刷卡还是付现?”服务员语气不好地再催促了一遍。

    雷欢欢周晨的态度,让赵子舒不满,服务员又逮着她一人催,顿时发火了:“又不是我一个人吃的,你催我干嘛?”

    “我问有没有钱,她们两都不吭声,就你说有钱,”服务员脸色冷冷的,“我不催你催谁?”

    赵子舒被服务员呛得没了声音,但看局外人模样的雷欢欢周晨,越看越是不顺眼,她没办法冲着服务员发火,只最后冷笑一声,冲着雷欢欢周晨说道:“就按照周晨刚说的,谁点的菜谁自己给钱。”

    在雷欢欢瞪大的双眼中,周晨欣喜地点头:“好,就这样。”

    生怕赵子舒反悔似的,周晨立马跳到了餐桌边,指着自己点的菜说道:“这几个是我点的,我算了算三百多……”

    “凭什么呀?”雷欢欢立马就不依了,还是一样的理由,“我点的菜你们都吃了,凭什么就要我一个人给?”

    但那两人却跟没听到她的话似的,纷纷开始算自己点了多少菜了。

    “不行、不行,你们都吃了的,这钱必须要平分……”雷欢欢叫做。

    “要不是你乱点,能有这么多吗?”之前周晨还只是有个雷欢欢点了不少的概念,但现在真跟赵子舒一起盘点下来,这才发现,雷欢欢点的菜还真不少,而且还全部都是价格不菲的。

    这下她就越发奠定了绝对不能平分的想法。

    “我们点的,你也吃了,也不要你给钱,不就行了?”赵子舒跟着响应周晨的话。

    “不行,大家一起吃的,就该平分……”

    看着面前吵成了一团的三人,服务员眼中的鄙视都快要溢出来了。

    她当服务员也有不少的时间了,眼前这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真是开了眼界了。

    最终,雷欢欢一比二,惨败。

    可是,当赵子舒周晨算计好自己的钱,要交给服务员的时候,服务员却不收钱。

    “对不起,我只收总账。”服务员说道。

    “什么?”赵子舒周晨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一千八百七十五,你们给的钱不够,”服务员再说得详细了一点,“麻烦一起结账。”

    她在一边可是看得清楚,那叫做雷欢欢的显然是没钱的,如果按照这三人的意思,剩下属于雷欢欢的钱,只怕是收不到了。

    所以一起结账,才是根本。

    “我没钱。”雷欢欢刚因为眼霜的事,欠下了好几千的外债,现在再让她一个人掏大头,她索性破罐子破摔。

    反正服务员也说了要一起给,她才收账,这样的前提下,雷欢欢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底气十足了起来。

    服务员看向赵子舒跟周晨。

    三人又是一顿好吵。

    吵来吵去,吵得服务员头都大了,她受不了地打断三人的争执,最后问了一句:“到底谁结账?”

    三人暂停了那么一瞬间之后,再次开吵。

    “咚咚咚”

    不知道是外面的人听到了包厢的动静寻过来了,还是是来催促收银的服务员的,总之包厢的房门被人敲开了,另外一个看上去似乎是经理模样的人问道:“怎么回事?”

    “这几位客人说没钱。”服务员言简意赅地总结。

    那人顿时就沉了脸色,尤其看到餐桌上那满满当当的菜,他张嘴就说出了让雷欢欢三人脸色大变的话:“别跟她们嗦,报警,去局子里就安分了。”

    “我们给,是她不给,要去就她去。”赵子舒赶紧解释说道。

    男人略微皱眉,有点搞不清楚面前这情况是什么意思。

    服务员再次帮着总结了一下。

    听完服务员的话,男人已经嗤笑出声了,“我不管你们是谁吃的、谁点的,总之,钱少一分,谁也别想走。”顿了一顿,男人上下打量了三人一眼,“我看你们的样子应该还是学生吧,你们现在是想自己联系家长把钱给补上,还是我帮你们联系学校的老师?要不让警察帮你们联系学校也是行的。”

    这种事情如果传到学校里去,三人哪里还有脸回去,这下三人倒是老实地沉默了下来。

    “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男人冲着服务员使了一个眼神,服务员冲着三人发出了鄙夷的冷哼之后,才甩手跟男人一起出了包厢门。

    “砰”包厢门被服务员甩上了。

    不管是警察还是学校的老师,三人都是不敢见到的,这一次,三人终于不再继续吵架了,甚至连谁应该给多少都来不及算了,抓紧时间筹钱。

    可让赵子舒还有周晨恼火的是,雷欢欢全身上下加起来,竟然连一百块钱都不到。

    没钱就是没钱,现在逼着她去借钱的话,一分钟的时间也不够用,无奈的赵子舒周晨,只能一人一半帮她垫付了钱。

    最后离开钟记的时候,三人虽然是结账了,但也受到了钟记全体员工的注目礼,让三人简直尴尬窘迫到不行。

    等离开一段距离之后,三人都还在想,从今以后,她们再也不要来钟记了。

    就算是钟记的东西再好吃,但脸,更重要。

    云裳坐在家里,先是让自己这一世的父亲云父将雷欢欢打来的电话忽悠了过去,又跟父母说了一段时间的话之后,她又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接起电话,她听着对面绘声绘色地给她描述了一番雷欢欢三人在钟记的表现。

    挂了电话之后,她的手机上也收到了相关的视频资料。

    给她打电话的,正是当时嘲笑雷欢欢三人的服务员,她将三人在包厢里互相吵架、推卸责任的画面都给录制了下来,这会儿发给了云裳这人是云裳离开时候,给了点钱,特意收买的。

    心情很好地看了一下三人在包厢里无比自私的三张嘴脸,云裳又接连收到了几张关于宇文跟一个女生的亲密图,看到那女生的脸的时候,她的脸上先是露出惊愕,随即化为了恍然。

    原来,宇文背着她,果然是有别的女人的。

    惊愕的是,竟然不止一个。

    一个靠着她吃软饭的小白脸,脚踏几只船踏得还挺熟练的嘛。

    对原来的云裳来说,其实她并不知道宇文背着她,还跟其他女生有来往的事,而且上一世她家出事之后,宇文虽然很快背叛了她,但他也是跟朱茜在一起了。

    所以,对原来的云裳来说,尽管她伤心于宇文的背弃,但她却从未怀疑过宇文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还跟其他女生有染。

    但,云裳重生而来,都不需要去进行任何的调查,她就从以往的一些事情中,发现了蛛丝马迹。

    而这,也是她突然联系了人,要他跟踪、调查宇文的直接原因怀疑归怀疑,还是要有切实的证据才行。

    不过,云裳原本怀疑的对象,是另外一个她曾经无意看到的女生,却不想现在这位她收买来跟踪宇文的人,却给她拍到了其他女生的样子。

    原来她不仅被戴了绿帽子,还被戴了好几顶呢。

    再看看那女生手里竟然挽着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名牌包的时候,云裳露出了嫌恶的神色。

    她记得,她的那个包,是宇文送的。

    所以,这个花心男,是批发了这个包吗?

    看着照片上,那女生巧笑倩兮的模样,看着她望着宇文的眼中,深情一片,云裳冷冷笑了出来。

    这位女同学,还是个熟人呢马晓婷,跟她大学一个班,住在她寝室隔壁,模样算不得出众,小家碧玉的长相,样子小巧温婉,又是一头长长的直发,老实说,倒也是符合某些男生的口味,至少宇文是喜欢这一口的。

    跟她一个班,就不可能不知道宇文是她的男朋友,可人家就算是知道的,也照样亲密地依附在宇文的身上,一脸幸福得不行的样子。

    对于小三,云裳的包容度,为负。

    尤其还刚经历过上一个轮回那位白莲花妹妹小三的洗礼,她正是深恶痛绝的时候。

    云裳的目光再次落到了马晓婷的那个品牌包上面,想到这位是班上出了名的贫困生,年年都拿学校的贫困生补助,她的唇边慢慢地勾起了一抹算计的微笑。

    “云儿,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就在云裳盘算着算计人的时候,云父急匆匆地从二楼的书房下来了,他的手里正拿着一叠云裳回来时候带给他的资料。

    云裳在回来的路上就联系了云父云母,让他们回家,她有事要说。

    这两位父母是真心疼爱这个唯一的女儿的,当即两人就回家了。

    甚至他们还比云裳快一步到家。

    刚到家,雷欢欢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云裳先让云父帮自己骗过了雷欢欢之后,她才将自己准备好的资料递给了云父云母。

    云父云母看到那资料,脸色都变了,正要追问的时候,云裳先开口,让他先去核实一下,再来问她。

    因为云裳给的资料实在是太吓人了,云父云母面面相觑之后,两个人就一起去了二楼的书房,配合默契地开始验证云裳给的资料的真假。

    可越是验证,他们越是心惊,那资料上面那些,乍一眼看上去,对他们来说,似乎更像是天方夜谭的信息,竟然都是真的。

    连续验证了几条,发现都是真的之后,云父再也坐不住了,他拿着资料就来问云裳了。

    云母也跟在后面,一脸神色担忧。

    “这些都是我调查来的。”云裳回答了云父的话。

    “你调查?你怎么调查的?”云父问道。

    他倒不是怀疑自己的女儿,这话,比起追问原因,更多的,其实是对云裳的担心。

    毕竟他这个女儿,在他的心目之中,还是属于象牙塔的公主,未经世事的那种。

    而现在他手里拿着的这些资料,连他自己都毫无察觉,怎么就会被云裳知道了?

    关心则乱,显然,这位心疼女儿的父亲,已经在脑海里开始做起了不好的联想来。

    “你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云母在后面跟着追问。

    这话刚问出,云裳还没来得及回答,云母的眼中,就隐隐有泪光闪烁了。

    显然,只怕她脑海里的联想内容,比云父还惨烈。

    “自然是我凭自己的本事调查来的。”对原主来说,“云裳”代表的就是什么都不懂的乖乖女,但对现在的云裳来说,那代表的,就是bug一样的存在,“爸妈不用担心,这个世上,能伤害到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云裳这话,让云父云母都楞了一下。

    云裳知道云父云母其实一直都希望云裳能接掌家里的生意,从小他们对她的期盼,也是女强人方向的,只可惜,娇滴滴的公主,完全没心思、也没任何天赋在生意一道上。

    而这对父母又确实是疼爱孩子的,发现女儿不喜欢之后,也就作罢了培养女强人的心思,让云裳公主般,无忧无虑地长大。

    但现在云裳突然在他们面前说的这番话,云父云母有些恍惚,他们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