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最强赘婿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何伯死亡的事实改变不了,对方下手十分歹毒,竟然在他胸口连戳十几刀。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此事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和抗议,将火气都发泄在前来调查案件的民警身上。

    因为何伯他们所住的小区和辖区派出所很近,杀人的凶手竟然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将人给杀害了,这让其他民众怎么相信自己的安全?

    “你们必须给个说法,到底多久能把凶手抓到?”

    “先是小毛,现在是何伯,现在的杀人犯是越来越猖狂了,蓉城市是没法呆了。”

    “我们都是纳税公民,我们有权享受国家的保障,可现在保障在哪里。必须尽快抓到凶手,给我们一个说法。”

    ……

    大家情绪激动,难以平复,实在是这些事情太骇人了。

    李威在得手的第一时间就把消息传给了罗亮,方镇海想花钱买通媒体息事宁人,他倒是想得美!

    总有些媒体是不为金钱所动摇的,比如著名的ccs电视台,管你是什么高管还是商界大佬,在他们眼中一律都是公民。

    罗亮以匿名的方式给ccs打了个电话,让他们赶紧赶到现场去看看情况。

    ccs的记者个个都是厉害角色,且他们报道的时候言辞犀利、措辞铿锵有力,一件事情非要挖出个水落石出出来。

    何伯遇难的事情,他们进行了全方位全面的报道,还有市民们对于在警察眼皮子底下杀人这件事的不满,他们全都报道出来。

    方镇海的饭局还没摆好,那些受邀前来的媒体高管们就陆续接到ccs现场直播报道出来的新闻,一个个都打起了退堂鼓。

    且不说ccs的实力和影响力是他们这些媒体无法比拟的,但是这件事造成的影响也是极其恶劣的,搞不好市里面的大领导们都看着呢,谁敢顶风作案啊。

    “方老板,抱歉,我家里临时有事,就先走了。”

    “我女儿叫我回家吃饭,我也先走了。”

    “我也走了。”

    ……

    方镇海不明所以,好端端的怎么一个个都走了。

    他拿出手机上网查看了最新的新闻,ccs大篇幅报道何伯遇害的事情,以及和小毛甚至是连方少毅杀人毁尸的事情都被牵扯出来了。

    事情朝着恶化的方向不可遏制地发展,杀人、行贿、偷税露水、做违法生意,这些真要追究起来,他们方家就彻底完蛋了。

    老狐狸这次可是栽了大跟头,前所未有的慌乱。

    多起杀人案件并案处理,已经构成重大刑事案件,交由刑侦局立案处理。

    同时,监管局接到方家地产有偷税漏税的行为,也介入调查。

    霎时间,方镇海是左右难顾,顷刻间土崩瓦解,别说是保存大慈善家的好名声了,能保住这个家不散不垮,就谢天谢地了!

    随着监管局的介入调查,以及多家企业的联名起诉,方镇海方少毅名下的所有资产没冻结,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而先前一直跟踪调查的方少毅杀人毁尸案也有了新的进展,方少毅带着女孩入住的酒店有一个前台小姑娘曾亲眼目的方少毅让人将女孩的尸体从后门抬了出去,先前因为害怕一直不敢出面。

    那三个东欧人在跑路的时候被扣押下来,如实交代了方镇海买凶杀人的罪行。

    短短一个礼拜的时间,方镇海多年打拼累积下来的财富全部倒塌,杀人、贿赂、偷税漏税……等等多项罪名,等待他们的,将是永无天日的牢狱之灾!

    庞飞并无快感,这些年这两父子害死的人何止小毛何伯这些无辜的老百姓,还有多少为他们卖命却拿不到薪水的劳动人民,到最后他们只是缴纳了所有的资金,还可以在牢里劳动改造苟延残喘地活着,而那些死去的人呢。

    庞飞的脑海里时不时就会冒出小毛当时为了帮他冲在前面,被那东欧人夹爆了脑袋的场面……

    小毛的死,何伯的死,方家的人却只用金钱来付出代价,太便宜他们了。

    “庞飞,你可别乱来啊,人都已经抓了,自有法律去制裁他们。”叶保持有点后悔带他来看方镇海,总觉得庞飞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这里是刑侦队大牢,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呢,庞飞还没蠢到在这里杀人。为了这么一个垃圾把自己送进去,不值得。

    “我只是想进去和他聊聊。”

    叶保持看向刑侦队队长,寻求意见。

    队长点点头,表示允许。

    铁门大开,庞飞缓步走了进去,刑侦队队长对身旁的人员说,“把监控关了。”

    “老余,你这是干什么?”叶保持表示不理解,关了监控,这不是纵容庞飞可以在里面乱来嘛。

    余队长“呵呵”一笑,“检修,不行啊。老叶,好久没见了,咱两喝一杯去。”

    “可是里面……”

    “出不了事,走吧!”

    昏暗的关押室里,方镇海缓缓抬起低垂的脑袋,一双漆黑的眼睛里散发着浑浊的光。

    都到这个时候了,老狐狸竟然还这般嚣张,依旧不把庞飞放在眼里。

    “别以为我进来了你就赢了,告诉你,用不了多久,我就会从这里出去,你信不信?”方镇海自信心爆棚。

    庞飞在他对面的椅子里坐下,“你存在亲朋好友名下的资产也被查封了,还有先前那些没被查封的产业,现在也都查封了。你的那些狐朋狗友一个个躲着你还来不及,谁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你?”

    “别幻想了,没人会捞你出去的!”

    方镇海平静的脸上终于显出一抹不安,“不可能,我方家不可能就这么垮了的,绝对不可能。”

    “我也不希望你们就这么垮掉,死在你们父子两手上的人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

    方镇海突然惶恐起来,实在是庞飞看着他的眼神太可怖了。

    他冲着视频挥手,“来人,快来人!”

    没有回应!

    庞飞心中了然,那便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来到方镇海身后,他双手搭在其肩膀上,“本来我和你们方家并无仇怨,可你纵容你儿子咄咄逼人,多次对我下狠手,这也就罢了,你们最大的错误在于你们不该杀人!”

    “既然杀了人,就该偿命!血债血偿,天经地义!”

    “小毛被你派去的杀手夹爆了脑袋,他当时一定很疼很疼,临死前的表情是很痛苦的。何伯被你派去的人连刺了十几刀,心脏都戳烂了,你幻想一下,你自己被戳那么多刀,疼不疼?”

    强有力的手看似无力,实则内劲十足,方镇海疼的脸上直冒冷汗,只觉得肩胛骨像是要被捏碎了一样。

    “何伯不是我杀的,他的死和我没关系……”

    “你敢说和你没关系?要不是你咄咄逼人,又岂会被人钻了空子,利用何伯的死来陷害你?”这一点,庞飞一直都知道,方镇海再蠢,也不会蠢到在那个节骨眼上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在何伯出事的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是有人栽赃陷害,只是,现在还不是算那笔账的时候。

    先把方镇海搬到,至于杀害何伯凶手的人,他照样不会放过。

    “我是犯人,过两天我还要出庭的,庞飞,你不能对我怎么样,哈哈哈,你不能对我怎么样。”

    对于死亡的畏惧能激发出一个人潜在的求生欲,方镇海此刻只想活着,活着,一切就都有希望。

    “是吗?”庞飞的手缓缓移到了他后脖子的穴位处,这里有一处很重要的穴位,力道拿捏好了,可疏通血脉,可若是下手重一点点的话,就会造成半身不遂等各种症状。

    且这个穴位很容易受到冲击,摔倒、磕着碰着等等都有可能命中,意外和巧合同时出现好像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

    在动手之前,庞飞要先把他出事之后的症状告诉他,让他带着惶恐、不安和无奈慢慢地煎熬着。

    还妄想从这里再出去,呵呵,谁会帮一个傻子?

    “不……不要……你……你要多少钱,我倾家荡产都给你,你放过我……”

    或许曾经那些无辜可怜的人也曾这样跪在方镇海面前苦苦哀求过,但他们的结局呢?

    庞飞的这双手专为恶人而生,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这里,惩奸除恶从来是不分场合的。

    “去吧!去为你的恶果买单吧!”

    手指狠狠摁下,方镇海发出一声闷哼,浑身剧烈颤抖起来,裤子湿了一片。

    从审讯室出来,庞飞深深吸了一口气,纵使这样,也依然换不回何伯和小毛的性命,可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余队和叶保持进去一看,方镇海倒在地上,抽搐不止,口吐白沫,裤子已然被尿湿了一大片。

    余队很平静地道,“赶快叫医生来给看看,是不是羊癫疯发作了?”

    告别了余队,叶保持跟着从刑侦队出来。

    方家的事情算是给了庞飞一个交代,方镇海方少毅两父子都没能逃过法律的制裁,这下庞飞总该满意了吧,可为什么在他脸上看不出一丝高兴的神色呢。

    “庞兄弟?庞兄弟……”

    “叶所长,杀害何伯的凶手并非方镇海,这件事情你还要继续调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