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荒野王座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暗日工地发生的事情,李欢还不知道,逆戟鲸号刚刚出港,一切都还显得那么平静。

    其实从卑尔根港到北极圈,直线距离不过一千多海里,不过六月底的大西洋其实已经进入了风暴期了,而破冰船是为了破冰而存在,抗风性比一般船只甚至差很多,所以只能沿着大陆架慢慢走。一开始李欢和上官晴还对海面上的景色感到新奇,不过到了晚上,两人就对景色没什么感觉了,海洋再美,看多了也感觉到无感了,提前回了房间。

    风景再美,海水总是一个颜色。

    逆戟鲸号的条件十分不错,这毕竟是一条科学考察船,有资格上来的,都是一些知名的科学家和相关专家,去极地考察可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最短都是一个季度。在长时间的航行中,要照顾好这些专家,逆戟鲸号的船舱不可能寒酸。

    李欢作为金主,自然抢占了最大的船舱。

    甲板上的船楼一共五层,李欢和上官晴的和船舱在第四层。安德雷造船的时候考虑得很周到每一个科考队都有一个金主,如果金主要跟着出海,那更要照顾好了。李欢和上官晴这个舱室是一个很大的单独套间,里面设施极尽豪华,大屏幕电视,音响,按摩椅,按摩浴缸,还有一张天鹅绒被子的大床。大床前面,就是一百八十度的隔热防弹玻璃,从窗口能望出去,但外面绝对看不进来,私密性良好,一点也不比游轮的总统套房差到哪里去。

    特别是那张天鹅绒被子的大床,床垫是欧洲匠人手工制作的床垫,弹性舒适性良好。出海之后,上官晴似乎来了兴致,拉着李欢极尽妩媚之能事,也把李欢快活得不行。

    到了晚上,那扇落地玻璃窗外天空已经是一片血红,云彩换上了晚霞之后,两人这才从床上爬起来。

    今天是出航的第一天,李欢让安德烈安排一次聚餐,方便大家互相认识,他也要认识其他人。在逆戟鲸号上的,有来自海洋猎人公会的执法官,有安德烈找来的水手,有专门在船上服务的厨师等等,大家互相都不认识,一顿美食下来,大家肯定能把距离拉近。

    两人穿好衣服,携手来到了位于三楼的餐厅。

    逆戟鲸满载的时候可以搭载130人,所以单独的餐厅规模不小。不过这次只有三十来人,所以餐厅里坐得零零散散的。安德烈想的很周到,餐厅还专门配备到两个厨师,考虑到自己老板的国籍,竟然还有一个中餐师。

    众人看到李欢和上官晴现身,欢呼声差点把甲板上层都掀翻了。

    事实上李欢还没下来的时候,大家在美食的作用下,就已经全部熟络了,而且已经开吃了。

    “李先生你们来了!赶紧来,大家都等着你们呢!”安德烈看到李欢和上官晴手挽手下来,热情地招呼,还不停地喝骂:“都他妈别动了,没见过好吃的是怎么的?我怎么找了你们这群王八蛋来!真给我丢脸!”

    “船长,你自己刚刚也吃了!”一个水手嘀咕。

    “放屁!”安德烈恼羞成怒。

    李欢和上官晴对视一眼,哑然失笑。

    其实就连希维尔小队的执法官,一个个嘴角都有酱汁的痕迹。

    “好了,今天是大家认识的第一天,大家开心就好,我希望逆戟鲸号以后天天像这么开心。”李欢扫视四周一眼:“看来我不给大家互相介绍,大家也认识了。那么大家肯定也知道我们这次的航行目的地了吧?我要说的是,我能给各位提供的东西,我不会吝啬,我也希望大家在关键时刻能体现出自己的作用。既然咱们在一条船上同舟共济,就别分彼此了。”

    说完,李欢看向上官晴:“你要说两句吗?”

    上官晴莞尔一笑:“那我就说两句……大家吃喝归吃喝,可得留下值班的。好了,我话说完了,大家自便!”

    餐厅里顿时又热闹起来。

    因为今天是第一天大家在船上用餐,为了互相熟络,所以今天的晚餐极其丰盛,极尽奢华。

    李欢不计成本地准备补给品,让船上的厨师都大发感慨。他们曾经在游轮上服务过,游轮上虽然也对食物非常重视,但大多数都是普通食物。看看这条破冰船上准备的东西,知道的是李欢命令这么准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美国总统在船上。

    挪威是整个欧洲最富裕的国家,只要有钱,任何顶级食材都能买到。

    比如说就一道烧烤小牛排,按照李欢的要求,安德烈采购的就是最顶级的和牛。

    和牛这个东西,肉质呈大理石纹路,细腻可口,而且有谷物香味,是顶级盛宴不可缺少的美食。当然,这么美味的东西价格可不低,每一公斤都能卖出七百美元的天价。在比如说做配菜的火腿,就算是顶级游轮,用一般的美国火腿也就是了,安德烈采购的是来自西班牙的伊比利亚黑脚猪火腿。

    这种黑脚猪,和野猪的血源接近,体形小,脂肪多,肉质滑.润可口,依规定必需采用半野放的方式放养在橡木林里,不喂食饲料,只吃橡木子。黑脚猪可以长出媲美松阪牛排的大理石纹油花,猪腿腌制后,还要再经16个月以上的风干与陈年才上市,几乎可以到入口即化的地步。

    当然,美味也是要付出的代价的,这种火腿一公斤能卖到上万美金。

    还有来自俄罗斯的鱼子酱、墨西哥的火鸡肉、意大利的松茸等等,当然,挪威本地的蓝鳍金枪鱼也没有放过,一条蓝鳍金枪鱼价格超过三十万人民币,不是普通食客能吃得起的。

    像这类的食材,安德烈在李欢“不差钱”的怂恿下,一次性购买了将近百万美金的补给。

    除了食材之外,船上也备好了大量的酒水,李欢是这么想的,在钱不是问题的前提之下,出门在外特别是去玩命,就别苦了自己的胃口。大家跟着他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吃喝上能满足就尽量满足。

    虽然有请专门的厨师,不过今天这顿饭硬是让众人弄成了烧烤自助。

    大块大块的和牛被放在烧烤架上,炭火舔着牛肉,发出滋滋的响声。

    用和牛来做烧烤,大概所有美食家都会指着李欢鼻子骂暴殄天物,可没办法,这个叫做有钱任性。

    烤牛肉的还不是厨师,是希维尔小队的执法官,还有几个安德烈叫来的船员。两个厨师主要在制作精美的甜点和冷餐。李欢那句话说得好,既然大家在一条船上,那就是同舟共济,虽然之前大家互相不认识,但既然同舟共济,就不要分这么清了。

    到后来,船员们开始热情地邀请李欢上官晴一起喝酒。

    除了美食之外,当然美酒也少不了。海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能喝,一般在破冰船上除了每天值班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可以喝酒,所以安德烈采购了各种酒水将近一吨。

    在美食美酒的烘托下,气氛很好,对于李欢这种豪爽的土豪,海员们表示愿意给李欢打工一辈子。安德雷虽然提前告诉了海员们这趟目的地有些危险,但出海哪里有不危险的呢?况且李欢给的薪水也不低,甚至超过了市面上科考船海员薪水的五倍以上。

    所以危不危险的,也就没人提了,最起码今天没人提。

    因为无论是海洋猎人公会的执法官,还是安德烈请来的海员,没人愿意和美味美酒过不去。

    既然李欢都不阻止,那么大家索性放开了嗨,狂欢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一点多,很多晚上不用值班的都喝多了,包括希维尔小队的执法官在内,不少人勾肩搭背回去休息。李欢和上官晴也喝得不少,不过两人都是不是凡体,只是感觉头脑有些发晕。

    李欢和上官晴回到自己房间,洗了个澡,又是一晚上的胡天胡地。

    ……

    就这样,逆戟鲸号的快乐日子持续了整整五天时间。在第六天一早,李欢和上官晴都已经习惯了睡个懒觉起来吃饭的生活,两人在全船最豪华的套房里睡得香甜,忽然被“咚”一声闷响给惊醒。

    两人都是警惕心十分强的人,当下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还是一片漆黑。

    这里距离暗日的工地已经没多远了,不能再这么天天胡天胡地下去了。

    果不其然,今天逆戟鲸号上没有了那种欢乐气氛,每个人看起来都有些紧张。

    甲板上,五六个船员分散趴在船舷上,手里拿着对讲机,正在汇报什么情况。希维尔站在高处,也在对讲机里说着什么,她看到李欢出来,露出一个笑容:“李主任,咱们进入大西洋和北冰洋交汇的地方了……你是被刚刚那一声碰撞惊醒的吧?从今天开始,那种声音会经常有了,那是海上的浮冰。”

    “哦?这个时候海面上就有浮冰了?”李欢一愣:“不是说**月份才会开始结冰么?”

    “理论上是这样,这些浮冰是从北冰洋一侧飘来的,不过六月份是正规通航时间,所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会影响我们前进的速度。”希维尔解释:“李主任请放心,战斗我们没有您在行,可我们和安德烈船长请来的水手,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船员,不过这几天您也要警戒起来了,不能再天天睡懒觉了。”

    “我也不是起的也挺早的。”李欢展颜一笑。

    “哪里早,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希维尔嘻嘻一笑:“从今天开始,我们已经受到极夜情况的影响了,您看看自己的表,是不是十点了。”

    李欢抬手一看,果真,十点十三分。

    “极夜啊!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其实李欢这几天也有微妙的感觉,白天的时间越来越短,尤其是在进入北大西洋之后,天空的太阳就好像没吃饱饭一样,总是在海平线上晃悠一阵,总是爬不到半空就重新落下来。月亮倒是越来越勤快了,几乎二十十小时时刻挂在头上。

    越往北走,这个情况就越明显。

    同时,温度也开始降低,哪怕现在李欢老家山城是狗都不愿意出门的季节,但在这里,早晚的海风已经带上了刺骨的寒意。

    今天海里更是出现了浮冰。

    李欢没看过极夜现象,索性留在甲板上和众人一起为海里的浮冰预警,几个小时之后,太阳又是没吃饱饭一样,懒洋洋地悬挂在半空,李欢才发现,这里的海面和他看到过的海面已经截然不同。李欢看到过的大海,为蔚蓝色的或者深蓝色的,了不起在风暴的时候,海面会呈现深黑色。

    而此时,海面却呈现了一种诡异的绚丽。

    本应是蔚蓝的海面,却被一块一块的“镜子”割裂。

    事实上,这不是镜子,而是一层飘在海面上的薄冰。这层结冰不厚,大概只有厘米的样子,就算是普通的游轮也能碾压而过,更遑论逆戟鲸号是一条性能良好的破冰船,对付几厘米厚的冰层十分轻松。就算冰层越来越密集,最多就是让逆戟鲸号速度稍微减慢一些而已。

    而且,安德烈是极为有经验的船长,配合随时监控海况的执法官,一路航行顺利。

    又过了一天之后,冰层略微变厚,海上又是一番奇景,在深蓝色的犹如丝绒布一般平静的海面上,飘着一块一块,露出海面十多米的巨大冰块。这些冰块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白色,通体呈现出一种沁人心脾的碧蓝,堪比最顶级的来宝石。

    李欢和上官晴都没见过这种阵仗,希维尔看两人好奇,十分自觉地客串了一把导游给两人介绍,这些冰块都是从北极圈内各种冰层脱落,然后顺着洋流飘来的。之所以看起来碧蓝,因为结冰的水非常纯净,几乎没有气泡,所以反光的颜色看起来绚丽异常。

    漂浮的冰山虽然颜色绚丽,但确是不折不扣的轮船杀手,它的硬度极高,人类历史上最著名的海难,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就是因为撞了冰山。

    自从出现了漂浮的冰块,安德烈开始命令所有的水手严密监控海况。逆戟鲸号虽然是破冰船,但对这种玩意儿也是敬而远之的。好在逆戟鲸号的设备足够现代化,为了监控周围的海况,船上的雷达一直没有关闭过,可以及时发现隐藏在水面之下的冰山,然后发出警告。

    李欢和上官晴站在船头看了半天,看着漂浮的冰山在水面上缓缓流动,两人都在感叹大自然的威力。

    别说什么炼气士逆天而行,法诀无敌,轰开一条安全的路就可以。就算真的弄一个金丹期炼气士来,在这片海域也只能麻爪,到目前为止,雷达发现最大一块水下暗冰,质量达到了二十万吨,航空母舰撞上去也是个船毁人亡的下场。

    李欢现在十分庆幸自己找来了安德烈这么专业的船长,否则别说去到暗日的工地,在这里不触冰沉没就很好了。李欢是会开船,而且技能还十分精湛,不过在这里光会开船远远不够,不懂看海面的状况和预判洋流,沉船是分分钟的事情。

    随着逆戟鲸号越来越接近北极圈,海况越来越恶劣,逆戟鲸号的速度也骤然降低。

    很快,海面骤然缩窄成了一条海峡,甚至能看到两边的峡岸。

    安德烈通过船上的广播系统通知大家,已经达到了进入北冰洋的德烈克海峡,经过海峡之后,就是鲸鱼坟场和真正的北冰洋。和前面能控制船只在广袤水域避开冰山不同,这条海峡极为狭窄,最窄的地方,只有一千米左右。而且从北冰洋飘出的碎裂冰山也是通过这条海峡流出,在这条海峡航行,必须小心小心小心再小心。

    李欢心里一动,如果暗日埋伏在这里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不用人多,就两个雷道人那种等级的对手,就能把一个海峡彻底封死。

    进入古鲁特海峡之后,算半只脚迈进了北极圈,这里的天空和海域就跟小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一点都不给人思想准备。就好像刚刚天空还是清澈的湛蓝色,倔强的阳光拨开云层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李欢上官晴包括希维尔等人都在甲板上享受极地可贵的阳光,可就一顿饭的功夫,天空就变了颜色。

    原本暖洋洋的阳光,瞬间就变成了刀子一般刺骨的寒风,清澈的湛蓝色变成了铅黑色的乌云,云层在咆哮的飓风推动下,激烈地在天空上翻滚前进。

    风还没停歇,暴风雪劈头盖脸就砸了下来。

    这是真正的暴风雪,所谓的鹅毛大雪,在这里简直弱爆了。

    李欢发誓,他也算见多识广的了,但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雪片,连听都没听过,a4纸大小的雪片简直突破了想象的极限,雪片很快将破冰船给凭空盖高了数米。小飞的子机感应温度,从阳光普照到暴雪狂风,现在船外的温度骤降到了零下四十度。

    一场超级暴风雪,在任何人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就突兀地降临了。

    这场暴风雪,稍微打消了李欢的警戒心。

    暗日要在这个地方埋伏自己,那也不用去找他们麻烦了,这种智商也就不要做坏人了。

    零下四十度,巨大的雪片,刀子一般的寒风,别说炼气八层,金丹大道的扔这里,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仅凭自身修为硬抗,最多半天也就是个死。大自然的天威,不是任何生物能挑战的,不管是李欢还是暗日,有什么仇有什么恨,都得在真正的天威的面前放下。

    因为暴风雪的缘故,能见度骤然降低到只有可怜的几百米,安德烈为了安全,索性下令封闭全船,下锚。

    逆戟鲸号虽然是一条破冰船,但也不是万能的。在这种海况下航行,等于给自己找不痛快,万一遇到一个被风吹动的浮冰,怎死的都不知道。安德鲁下令封闭船舱停船之后,所有人聚集到了船长室,看着外面已经变得没有能见度的天地,都不禁动容。

    “没想到啊!竟然会有这么强的暴风雪,我算是长见识了。这还没到北极圈,进入北极圈之后那天气得恶劣成什么样!”李欢感叹。

    “要不是我们提前停船,现在可能已经撞山了。”安德烈到是见怪不怪:“这还不是我遇到最猛烈的暴风雪,十多年前,我遇到的一场暴风雪,五分钟,海面都积雪了,来不及融化!”

    李欢和上官晴咂舌。

    “这样也好,起码咱们能放心了。这种天气下,这个海域之中,没有谁会出来的。就算暗日的人向来偷袭,估计也用不到我们,这里的天气就能杀死一切敌人。”李欢感叹,翻了翻海图,眼看还有两百多海里的距离,这里的天气已然十分恶劣,再朝前两百海里,暗日的工地现在肯定是灾难了。

    安德烈笑眯眯地说道:“你们说的敌人指的是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很蠢。在那种地方设立工地,这辈子都别想挖出什么东西来。那些冰块比钢铁还坚硬,一场暴风雪过去,就能把他们挖出来的东西全部填满。再说,现在已经是极夜降临的时间,在没有防护的工地待着就是死路一条。”

    “这样就最好了,我们能捡现成的。”李欢点头。

    李欢话音刚落,安德烈忽然拍了拍雷达屏幕,指着因为雪片满是噪音的雷达:“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靠近我们……是一条船?这种鬼天气,竟然还有人开船?”

    李欢顿时心里一跳!

    刚刚还在说暗日如果这个时候出来就是脑子有问题,在现在这样的暴风雪之下,找上门来干什么?顶着暴风雪找麻烦,跟自找死路没什么区别。可如果不是暗日,现在这个时候,还会有什么人出现?

    “大家警戒!”李欢大喊一声,抓起船长室的海事对讲机喊道:“这里是破冰船逆戟鲸号,前方船只停船,请表明身份!”

    滋……

    一阵长长的电流声,那边似乎没有回音。

    “是暗日?”希维尔等人神色紧张,李欢和雷道人斗法之后的惨烈景象,依然在他们脑海中盘旋。如果在这种天气遇到雷道人那样的敌人,再来个自爆,这一船人除了李欢,没谁能活。

    李欢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看着雷达纠结了半天,最后下定决心:“我去看看,我没回来之前,安德烈还是封闭全船。上官,我给一发照明弹,如果安全,我会发射照明弹。”

    众人觉得李欢出去是送死,三番五次劝说下来,可看那船越来越靠近逆戟鲸号,李欢下定了决心去看看,谁也拦不住。再说了,那条船出现在雷达边缘开始,就以忽快忽慢的航速在向着逆戟鲸号靠近,海峡就这么宽,周围还有无数流动的暗冰,两船相撞,后果不堪设想。

    最终,李欢还是去了。

    逆戟鲸号是极地考察船,自然有相关的防寒装备。李欢套上防寒衣,带上风镜,将灵气布满全身,估摸着在外面顶着一两个小时没有问题。

    “如果有危险,就别硬撑,大不了我们把它打沉!”上官晴关切地说道。

    “放心,以我的实力,撑一两个小时问题不大。”李欢咧咧嘴,这娘们有点太暴力了,就算怀疑对方有可能是暗日的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不能说打沉就打沉:“你们就在船长室戒备,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就是,我会用信号弹给大家发信号的。”

    说完,李欢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全身装备,下到甲板层,打开了舱门。

    舱门一打开,一股极寒的气流带着雪片就刮了进来。李欢一个没反应过来,被一口冰凉凌冽的风灌进肚子里,猛然打了个哆嗦。北极圈内的暴风雪不是开玩笑的,一开始他还觉得自己能撑一两个小时,现在看起来,就算提起全身灵气做防护,在北极圈内的暴风雪之下,顶破天能支撑半个小时。

    李欢将虚拟屏幕连线上船用雷达,大概摸清楚了来船的方位,跳下了船。

    在热观测和红外观测模式结合之下,李欢依稀能看清楚远处的船只轮廓。

    他开始借着小飞的灵敏观察,慢慢靠向对方。

    此时,海峡一侧的悬崖上,一块能避风的凹洞之中,挂着成群结队,足有上千只眼睛闪烁着红光的蝙蝠李欢猜想的很对,的确没有任何“生物”能在这种暴风雪下生存,但如果不是“生物”自然不惧严寒。

    众多蝙蝠之中,有一只体型最大,全身红色绒毛的蝙蝠,安静地看着用回声定位看着李欢距离船只越来越远。

    “杀了雷道人的家伙果然有点意思,竟然能在暴风雪之中的冰面移动……”大蝙蝠双眼精光一闪:“去吧去吧,等你回来,船上的人已经全部成了我的血奴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