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虎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各位书友,这一段看似和本书无关,实际上却是为后面的内容留伏笔。on-strikecharters.com由于网络小说有诸多限制,老犇就不写那么明白了,免得被人上纲上线,各位仔细体会便是。

    ——————

    “你要说曾国藩,袁世凯这样的例子,这倒都说得过去。人世浮沉,几起几落,没有好的心态是不成的。”老市长虽然反驳了种纬,但马上就给出了自己的观点。而且老市长语气平和,真的像一位普通的垂钓老人似的在和种纬聊着天。

    “哦,明白了,您是说遇到困难的时候,有时候停下来等待时机,也是不错的选择?”种纬半懂不懂的问道。至于曾国藩和袁世凯这两位的生平,种纬除了知道他们的名号,知道他们在历史上的大致作为之外,还真不太清楚他们几起几落的事情。或许老市长是在用这种方式跟自己说,遇到阻力的时候应该采取什么心态?

    “你理解的还是肤浅!这可能和你的性格有关系,有空儿的时候多读读书,多看看历史是有好处的。”老市长倒没责备种纬,但种纬已经从他的话语中听到了淡淡的失落之意,显然自己并不是一个适合老市长的聊天对象。

    “老市长,我是来跟您说明段主任的事情的,您看……”种纬指了指手上的文件夹,有些为难的提起了自己的来意。

    “唉!树欲静则风不止啊!”老市长听到了种纬的话,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本来我都已经退休了,不想过问这些事情了,偏偏那么多人还得拿着这些事情来烦我。我要是真对这些事有兴趣,又何必退休呢?我老啦!每次出来钓鱼都带两把凳子,就想着能遇上个能和老头子我聊天的人。可是呢!不管村里村外的,不管是老百姓还是官场里的人,看见了我都毕躬毕敬的,没一个能和我聊得来的。”

    听到老市长这么说,种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是李市长他们要他来向老市长说明情况的,这么大一群人兴师动众的跑来,谁知道老市长打的却是想找个合适的人和他聊天,难道他们就这么回去么?

    “算啦,不让你为难,你就跟我说说吧!简单点。”老市长看到种纬为难的样子,似乎也知道种纬心里在想什么,于是开口对种纬说道:“我知道你,是个不错的孩子,能干,能拼,在天海年轻一辈里是个佼佼者。这话不仅梁文仲对我说过,张子明也对我说过,他们都挺看好你的。”

    梁文仲背后夸种纬,种纬真信,那老爷子心直口快,快意恩仇。说起来很对种纬的脾气,他这么评论种纬种纬并不觉得意外。可副市长张子明总共和种纬也没说过几句话,怎么就看好自己了?而且张子明副市长现在虽然和李市长表面上还可以,但种纬却知道外来的李市长和本地起家的张副市长在某些问题方面可是有不少分歧的。自己在近一段时间以来又和李市长走得很近,李市长又顶着压力给他连提了两级,怎么说他也算是李市长手下的人——现在老市长又这么说,难道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吗?

    “这份材料,您看,还是我给您说说?”种纬一边想着自己的事情,一边尝试着问老市长道。

    “不要汇报,简单说,越简单越好!段洪兴那小子之前就出过事,要不现在也不会混成这样!”老市长对种纬说道。

    “好!”种纬答应了一声,便把段洪兴和李艳红之间有私情,甚至还有一个私生子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现在李艳红失踪了,段洪兴嫌疑人之一,所以警方是需要对他展开调查工作的,但碍于段洪兴现在的级别,现在警方的工作不得不绕开他进行。说到最后,种纬还把文件夹里的那沓照片拿了再来,将其中重点的几张给老市长看。

    老市长眼花的厉害,不得不把照片拿得远远的才能看清照片上的人物。等老市长看完了照片上的人物,老人便将照片还给种纬,然后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哼!狗改不了吃屎的东西!”

    接着,老市长又扫视了一眼不远处站在树下等待的天海诸位领导道:“那些人也是庸人自扰,段洪兴自己干下的好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碍着我这个老头子什么事了?当年我是提拔过他不错,可这小子就是狗肉上不得席!十几年前就有臭底子,被我打电话骂了一通,可是还改不了这个好色的毛病。弄得我都退休了,还得管他的这点破事儿!你们……嗨,算了,呆会儿你喊李天宇过来,我跟他说吧!”

    正在这个时候,种纬忽然看到自己侧面的河面上荡起了浅浅的涟漪。再仔细一看,却是一只浮漂在水上浮沉着,分明是有鱼咬钩了。

    “老市长,这是钓上来鱼了吧?”种纬马上指着水面上的浮漂道。

    “嗯!你小子运气不错啊!才刚来就有鱼咬钩了。来,你起杆吧!柔和着点,体验一下。”刚才还有些气愤的老市长一看有鱼咬钩,登时脸上有了笑容,直接吩咐种纬收杆。

    种纬虽然没钓过几次鱼,但也知道机不可失的道理。忙伸手把钓杆拿在手里,挑起了钓杆。手上先是传来了一点阻力,接着手上的杆头一阵抖动,一条鱼鳞反射着落日余晖的霞光,体长不足三寸的鲤鱼被提出了水面。

    “拿过来,拿过来,我来摘钩。”身侧的老市长显得很高兴,对种纬说道。

    种纬用手拢着渔线,把鲤鱼荡到了老市长的方向。老市长脸上带着笑容,伸手把还在挣扎的小鱼从钩子上摘了下来。

    “贪吃,不认识那是鱼钩啊!这回被钓上来了吧!老市长像个孩子似的对手心里的鱼说着话,似乎在教训这条不懂事的鱼。那条鱼则在老市长手里放着光,鱼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反驳着把它钓上来的人类。

    “呵呵,下回记住了吧……“老市长看着鱼儿发出几声开心的轻笑,接着他做出了一个令种纬匪夷所思的举动,他居然把鱼儿放进了面前的河水里,让那条刚刚经历了鱼生恐怖一幕的鱼儿逃走了。

    “哎?老市长,您怎么把它给放了?“种纬看到老市长的举动,禁不住好奇的问道。

    “就那么小个鱼,刺多肉少,逮它做什么?我又不缺那么口肉吃!“老市长直瞪着眼睛对种纬说道,看他那样子倒真像个和人生闷气的老小孩儿似的了。

    “它只是一时贪嘴,又没犯什么大罪过,干嘛要弄死它啊?“不但反驳了种纬,老市长居然还用一句莫名其妙的反问把种纬想问的话给堵了回去。

    没犯什么大罪过?老市长这是在说这条鱼,还是在说段洪兴?他是在暗示自己不要对段洪兴赶尽杀绝么?可假如段洪兴真的和李艳红失踪案有关,并且还真的犯有大罪呢?是不是就意味着不能放过了?

    刚才老市长在前面说了句张子明在他面前提起过我,这又是什么意思呢?老市长是天海本地人,梁文仲也是,张子明和王春生都是,当然自己也是,只有李天宇和肖局长是天海的外来户。老市长是在用这种方式暗示什么?莫不是他并不想让段洪兴栽到底?同时又不想被段洪兴犯的错误给影响了?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啊!

    作为一名官场新丁,种纬无论是地位还是级别都和老市长相差太多,本身的历练也和张子明和王春生这样为官几十年的官场老手没法比。更没法完全理解老市长官场垂钓学的深意。

    不过有一点种纬却是清楚的很,段洪兴的未来并不取决于他种纬,而是取决于段洪兴做过什么。如果段洪兴真的做过见无法原谅的事情,那即便种纬想放过他都不可能,因为那是国法所不容的。

    “好啦,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也累了。你去把你们李市长喊来,等李市长走后,你再让子明过来。其他人嘛,就免了!一下来这么一大堆人,又这个点来,莫不是打着吃垮老头子的想法来的?还是早点说完早点回去吧!”老市长半开玩笑的让种纬去传话,并且随口就排了一个顺序。但值得注意的是,他把李天宇叫成李市长,却把张子明市长叫成子明,谁亲谁远一听便知了。至于其他人,连见老市长的机会都没有。

    “好的!我这就去传话,您稍等。”种纬一边在心里边琢磨着,一边站起身收拾起文件夹离开。

    等种纬在几位上司问询的目光中走回来的时候,李天宇市长头一个有点急切的问了句:“怎么样?老市长说什么了?”

    种纬向对面几位领导望过去,将众人的神情反应尽数看在了眼里。众人中显得最急切的正是李市长,张子明市长虽然也用眼在望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的答案,但眼光中的那种自信和友好却始终未失。这表明他的心态很好,无论什么样的结果都能坦然接受。仅凭这一点,李天宇的内心修为就被张子明市长给比下去了。

    至于肖局长和王春生,以及李市长和张副市长的秘书,他们几人对种纬看过来的眼神更多的是好奇,而明显没什么企盼在里边。这说明这几位早就知道他们的分量是没多大可能单独见老市长的,所以也就没有李市长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思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