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千秋之貉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敌……袭……”

    噗通!

    又是一名暗哨从冬貉手中滑落坠地,没了生机。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想来也不奇怪,这样大的一个组织,安排8名暗哨在基地附近巡视,也不奇怪,他们各自都有着通讯对讲机,这样的设备在这个时代已经是造价不菲了。

    可是冬貉,显然没有给他们传递出任何信息的机会。

    解决了全部的暗哨,冬貉沿着水天一色的河流岸边悠闲漫步,大摇大摆地朝那所谓的基地走去。

    这基地建于河岸的一处高地上,而高地下方,有着一些简陋的房屋,马圈,农田,整体看去,像极了一座小镇。

    “建的真好,真惬意。”冬貉喃喃道。

    ……

    四下里,有的只是寂静,和风的呼啸声,夹带着血与肃杀。

    几乎每一座房屋都被破坏得失去了原本的模样,大地之上,若隐若现的是那狰狞的鲜红,这鲜红来自那些此刻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人们。

    “华夏人?”冬貉问向最后那位已经失去抵抗的女性,从外表看,这女人至少是亚洲人没错了。

    “不要杀我……不要……”女人颤抖着唇,见这尊杀神竟是同胞,眼中便流露出对生的渴望,苦苦哀求。

    “问你几个问题,基地里有多少人?有没有外出没回来的人?我等这些外出的人回来需要等多少天?你们老大叫什么名字?还有……你知道代号094的遗体或是骨灰在哪吗?”

    冬貉一连串的问话属实让人不太好回答,但这些的确都是冬貉想要知道的事,因为冬貉做事向来滴水不漏。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问一些类似“你们最强的人是什么实力?”或是“里面的人有哪些能力比较特殊?”的问题呢,因为他不在乎。

    女人出于求生的本能,把这些问题一五一十地回答了一遍,只有最后的那个问题,有关某个人的遗体的问题,她确实不知道。

    她回答完毕,冬貉抬头,目视着那高处的土城建筑,双拳不由得攥紧了一分。

    脑海中,一张张画面浮现出来……

    “白月嬛,你做的饭菜难吃死了你不知道吗?给猪吃猪都不吃。”

    “不能呀……我弟弟可喜欢吃我做的饭菜了,对了,下次带你去看我弟弟吧,他可爱着呢~”

    ……

    “你能理我远一点吗,仗着自己有点本事,门锁拦不住你了是吧,白月嬛我警告你,马上从我家滚出去,立刻!”

    “凶什么凶嘛,我走还不行么……喏,饭菜给你放桌上了,想吃的时候自己热一热,千万别凉着吃,记住了吗?”

    ……

    “白月嬛,你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是吧,你信不信从今天起,你就再也找不到我了?”

    “饭菜为什么要倒掉,你自己明明都不怎么吃饭,你再讨厌我也不能浪费粮食!”

    “知道被人讨厌了,还不滚?你是有多贱?”

    “我……我就跟你说说话怎么了……我就想给你做点好吃的怎么了……我不求你娶我,但我就想这样默默守护我心爱的人怎么了……如果你有心上人,我可以选择远离你的视线,但你没有……你一个人不好好照顾自己,我心疼……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说完了?我不喜欢啰嗦的女人,你的行为让我恶心,快滚。”

    “……”

    “你的心,没有了温度,以后也不会有了,对吗……好,我走……”

    ……

    回忆着那些种种,冬貉呆呆地望着那所谓的“基地”,眼角流下了一行热泪。

    哪怕是做了世界上最狠心最无耻的男人,却依旧没能让她安稳的活着,反而是让她怀揣着一颗冰冷的心,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想要告诉她,不要对我好,因为岁月积淀的我,更容易动情。

    想要告诉她,留在我身边很危险,我守得住太多的秘密,但未必守得住你。

    想要告诉她,我很坏,你应该找个平凡的人在一起,继续照顾那和你相依为命的弟弟。

    只是这些话,再也没有机会对她说了。

    心的温度吗?

    可能原来是有的,自从你离开了,便没有了……

    女子被冬貉单手遏住咽喉的那一刻,内心是崩溃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情报了,为什么还要杀我,我们不是同胞吗……

    处理掉这外围的最后一个活口,冬貉径直朝着那高地上的土城走去。

    土城保持着西方古老的建筑特色,而其内部,还是很奢华的,各种连廊交错,顶棚的装饰也都富丽璀璨。

    一些房间里没有人,明显只是临时的休息室,却也都配备着桌椅,报纸,及彩色电视机。

    冬貉走了不短的距离,竟然没见到一个人,听先前那女人说,这建筑里目前至少是有着30人的。

    行至一处较大的客厅门前,冬貉明明已经走过去,却又退了回来。

    因为他发现,里面居然有人……

    不止有人,而且还不少呢,很显然,他们是在开会。

    顺着中央的破旧投影看去,画面上的男子头像,倒是有些眼熟。

    呵呵,这不就是我的照片吗?

    大厅中,围桌而坐的那一群人,早就停止了会议,他们一开始就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要知道,如今这座基地里的所有组织成员全都聚集在这里开会,那脚步声会是谁的?

    内部人员归来不会开这种玩笑,而外面的人进来……他是怎么绕过外围的重重暗哨的?

    “挺热闹是吧?听得懂我说的话吗?”冬貉淡淡问道。

    还没等冬貉说下一句话,桌前一个靠外的座位上,一名男子便出手了。

    借助至强的气流,男子瞬息间窜到冬貉的面前,一直手臂微微弯曲形成手刀,夹带着吹发即断的风刃,向冬貉当头劈下。

    “我让你动了吗?”

    冬貉丝毫不为所动,任凭风刃冲击在他的头部。

    袭来的男子震惊得无以复加,当即便向后一跃选择退走。

    “我让你走了吗,西方的猴子。”

    冬貉身形未动,一道虚影便朝着这名男子倒退的方向掠去,那道身影速度奇快无比,伸出钢铁般的五指,按压在男子的头顶。

    轰!

    一声巨响,室内尘土飞扬,只见冬貉依旧站在原地,而先前进攻的那名男子,犹如一滩烂泥般被惯到了地上,血肉横飞,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是这个狗屁组织的首领是吧,叫……安格尼斯,是吧。”冬貉看向椭圆形长桌最中心位置的健硕男子,淡淡道:“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的话,我问,你答。”

    “白月嬛,她的尸体现在在哪?”

    闻言,为首的男子一声冷哼,用略显生疏的汉语回答道:“背叛组织的人,尸体当然是丢到海里了。”

    这个回答,冬貉并不意外,只是他的心,却在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没有人能让他此刻的心情平复下来,没有。

    “你有没有天赋做一个组织的领导者,我不清楚。”

    冬貉双眸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凶光,缓缓道:“但我清楚,你有彻底去激怒一个人的天赋!”

    安格尼斯知晓这一战无可避免,也就没有任何周旋的余地,他对身旁的一个金发青年说道:“安诺,我们拖住他,你带着斯妲丝逃走。”

    望着冬貉脚踏沉重的步子缓缓走来,安格尼斯没有丝毫的迟疑,飞掠而出,率先发难。

    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漆黑如墨的兵器,同时,自己也是瞬间便出现在冬貉的身后。

    与先前那名男子不同的是,他的移动方式并不是靠速度,而是真的凭空出现!

    “空间异能吗?”冬貉微微有些吃惊。

    同时,冬貉闭上了双眼,不断地躲避着安格尼斯的攻势,任他安格尼斯纵横沙场多年,攻击的角度多么凌厉刁钻,也是被冬貉步步化解。

    冬貉陷入了被动的局面,让在场的其他成员们心中一阵激动,同时也打算寻找机会配合他们的老大对冬貉施与夹击。

    只是,冬貉睁眼的那一刻,却让他们看到了绝望……

    一只青色的独角于冬貉额头前显现,一圈圈恐怖的能量波动席卷四方,象征着不朽,象征着洪荒!

    下一刻,冬貉如法炮制般出现在安格尼斯的身后,安格尼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死亡威胁,当下想都不想,一股脑地将手中那墨色兵器朝身后刺了过去。

    冬貉伸手抓住那神秘兵器,一团青色火焰喷涌而出,安格尼斯大惊,连忙松开了手,险些受到波及。

    冬貉手握兵刃,鲜血流淌,一团睥睨霸道的青色火焰将其包裹着。

    “原来是一件永不吸收光源的兵刃,看来来头不小呢。”

    冬貉对于这种兵器完全不稀罕,随手便丢到了身后,他看向眼前的安格尼斯,此人眼中再无一往无前的战意。

    “你死后想被丢到哪片海里呢?”冬貉随口问着。

    ……

    手里提着安格尼斯的头颅,冬貉悠哉地在这基地内逛着,他发现人数对不上一定是有漏网之鱼逃掉了,所以才会寻找。

    一扇华丽的大门敞开着,屋里明显有着一些慌不择路的杂乱迹象,冬貉甚至想笑,这么愚蠢的人,干脆就不要逃了吧,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呢。

    不过乍一看,屋里确实是没人的,可是……

    “呵,当我傻是么……”

    冬貉走到一个衣柜前,打开了衣柜的门。

    这时,三枚银针突然飞出,冬貉没有料到对方会施展这样的拙劣手段,也就没有躲避。

    这三枚银针精准插在冬貉胸口心脏处,冬貉本是不在意的,可下一刻,冬貉突然就慌了神,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什么鬼东西?”

    冬貉看得见,银针周身承载着可怕的能量波动,金黄色如流星般跳跃穿梭,随即消逝,而跟这些能量一起消逝的,还有冬貉的心脏,他的心脏竟然也在一点点地消失!

    危难关头,冬貉丝毫不敢怠慢,以拇指伸进口中将其咬破,以自身血液在胸前绘制出一道阵纹,随后,阵法凝聚着一道道光晕,才将这三枚银针的恐怖能量化解掉。

    “这是……世界的法则吗?”

    冬貉处理掉这三枚银针,仍心有余悸,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衣柜中,这三枚银针的主人。

    那是一个不过5岁的小女孩,生的很是水灵,大大的眼睛,扎着小辫子,此刻正躲在衣柜中瑟瑟发抖。

    冬貉从她的眼神中解读道了一些信息,她在不停地求救着,哥哥,你在哪?哥哥,快来救我。

    冬貉看小女孩的样貌很像华夏人的长相,便问道:“你哥哥是谁?他在哪?”

    小女孩害怕极了,不停地晃着小脑袋,让人心疼。

    这样的情况,哪怕是杀人如恶魔的冬貉,也有一丝恻隐之心,倒不是他过于仁慈,只是在刚刚屠尽了这组织中所有人后,冬貉便得到了一些释放。

    白月嬛,真的愿意看到我这样吗?

    她愿意看到我连这样小的孩子也不放过吗?

    “别怕,我不伤害你。”冬貉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的杀欲,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不敢不回答,她害怕极了,颤抖道:“斯妲丝·潘德拉贡。”

    冬貉虽不打算杀她,但也考虑到这小女孩诡异的能力,以及他口中的哥哥可能已经刚刚被自己杀掉了吧。

    “答应我的两个条件,我就放了你。”

    听到这话,小女孩撅着小嘴马上就要哭出来了,重重点头。

    “第一,不要来找我报仇,好好活着。”

    “第二,一生不准踏入华夏的土地。”

    “能做到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