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有外挂山海经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符禺山山神展现出来的庞大身影就像是泡沫一样,被李无患一巴掌就给拍碎了。www.on-strikecharters.com直接漏出来了山神本来的面目来了。

    一直长相猥琐的大公鸡。

    说是大公鸡都是抬举它了,就那五短身材,真正来说一般的雄鸡可比它雄壮的多。

    符禺山的山神就像是脱光了衣服的小媳妇一样,一下子就展现在了李无患的面前了。

    这样的一幕让李无患撇了撇嘴。

    对嘛,这才是真相。

    刚才那般的装模作样,实在是太恶心人。

    符禺山的山神愣住了。

    它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虚假的东西本来就是拿来壮声势的,这一招不说常用,至少符禺山的山神在使用的时候,多多少少也算是唬住了不少的生灵。

    就算是那符禺山上之前嚣张跋扈的鸟也是一样的。

    这一次山火它之所以没有出现,并不是这一招不好使了,而是鸟们聚集起来了,符禺山的山神不敢这么去玩,因为就怕被识破。

    李无患势单力薄。

    它以为能糊弄一下,能唬住人。

    它唿的确实是人,但是却没能唬住。

    这种脱光了衣服的**裸的感觉,让符禺山的山神非常的难受。

    怎么会这样?

    面前的这个生物,它可是一只山神啊,面前的生物怎么就敢这样对待它?

    不,用词有些不合适。

    山神怎么能用只来形容呢?

    它是尊。

    一尊山神!

    可惜,不管是一只山神也好,还是一尊山神也罢,符禺山的山神不知道的是,李无患早就看破了它的真身,看破了整个西山经所有山神的本质。

    在他的眼里,它就是一只大肥鸡。

    不比之前的那几座山的山神强到那去。

    甚至,可能是因为狐假虎威山神所具有的能力消耗的太多?符禺山的山神把自己的能力都用在了面子工程上了,所以,它本质上的实力还要比之前那些山神更弱一些?

    总之,它并不知道这些,符禺山第一次被这样揭穿,它一时反应不过来。

    李无患打醒了它。

    “装什么装呢!糊弄谁呢?刚才要不是帮你灭了符禺山的火,你这山神马上就变成秃头了,整个符禺山寸草不存。

    还山神呢,一点本事都没有,灭个火都得偷偷摸摸的,还在我这瞎闹腾!”

    这山神太不给面子了,李无患让它糊弄的生气。

    两巴掌抽了上去,把这符禺山的山神抽的那是晕头转向。

    “翻译给它听!”

    李无患知道他说出来的话语,符禺山的山神是听不明白的,但是没关系,出门在外还带着翻译,又到了轮胎派上用场。

    李无患凶残的模样,让小熊很是兴奋。

    想当初它欺负另外一个山神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威风。

    狐假虎威的迈着八字步来到跟前,轮胎想学大老爷的态势,但是人家走出来的是气势,它忽略了自己是一只鸟的事实,走起来那是一摇一摆,像是一个小丑一般。

    它丝毫不绝。

    冲着眼前那懵神当中还下意识看它的符禺山的深山,一阵叽里呱啦的乱扯一通。

    不敢讲轮胎把李无患的话语一丝不差的翻译了过去,但是至少,少漏倒是不会,相信还有添油加醋之举。

    总之,符禺山的山神是听了明白了。

    它怒了。

    它用雄赳赳的眼神望着李无患,似乎是要眼前这个不知名的生物尝试一下激怒山神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于是它的身子变成了火红色。

    它把属于山神的能力使了出来了。

    它沟通了脚下与它一体的大山,似乎整座山都发出来轰轰隆隆的声音来了。

    一颗巨大,犹如轮胎鸟头一般大小的石头块从地上飞了起来了。

    面前的符禺山的山神用冷淡的眼神看着李无患,然后恶狠狠的挥动了自己的翅膀,那一颗巨大的石子,就冲着李无患飞舞了过来。

    带着排山倒海势要压迫一切的伟力。

    符禺山的山神还不自知,似乎势要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

    它不仅把石头子扔过来了,还是冲着李无患脸上砸来的。

    李无患看着顿时色变。

    不敢有丝毫怠慢。

    然后急急忙忙把自己的手掌抬了起来,蜷缩起来自己的中指,冲着那飞来的石子狠狠的一弹。

    只听。

    ‘嗖’。

    两相之间山神与李无患实力的碰撞,直接导致那石子……飞了出去了。

    然后‘吧唧’一声,落在了地上与地上的那些石子混合在一起,真的让人找不出来刚才到底是那一颗了。

    不得不说,这隐藏的能力,真的很棒。

    就如同一滴水进了大海一样。

    引起不了别人的注意来。

    怪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山神,李无患的表情很是奇怪,似乎是想笑,但又不像是,想要愤怒,似乎也不是。

    好像李无患在忍耐着某种情绪似得。

    因为没有直接展现出来,所以忍耐的,使得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

    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赞叹道。

    “这就是山神调动山岳的能力?”

    李无患冲着自己的脸摸了摸。

    觉得刚才自己要是出手晚了的话,脸上那一块翘起来的死皮,指不定就要被石子给蹭掉了。

    这怎么可以?

    那是他好不容易新陈代谢脸上才形成的死皮。

    所以看起来因为此李无患又怒了。

    眼前符禺山的这只肥胖的大公鸡,在调用了这山岳般的力量之后,似乎是沉默了。

    它抬头看了看李无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

    又看了看刚才可能是这个也可能是那一个的石头块,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去了。

    在沉默中,它的身子开始慢慢的畏缩,好像越来越矮,越来越矮!它小心意义的用余光看了李无患一眼,似乎整个身子就要融汇在符禺山之中。

    符禺山的山神要发大招了?

    不。

    它只是要跑了而已。

    砰。

    小熊巨大的雄爪落在了山神的面前,符禺山的山神抬头看了过去,看到的是一个血盆大口带着凶狠的眼神,以及就要流淌下来的哈喇子。

    对比符禺山的山神来说,小熊就像是一个择人而噬的巨兽。

    似乎稍有不注意就把你吞进肚子里面去。

    “哪~里~走!”

    轮胎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戏腔,多半是电视里。

    它迈着步子,嘴里喊着锵锵锵的自伴的声音,冲着山神绕了一圈,然后在某个地方停顿了下来,随着最后一声锵的结束,它一甩头冲着面前的符禺山的山神眼睛一蹬。

    戏剧的精髓,虽然造型上实在是不怎么样。

    但是轮胎学的有模有样。

    让那符禺山的山神脖子一缩,身子发凉。

    哈哈的小声从李无患的嘴里传递了出来。

    只见他弯腰低身,大手一抻,就像是拔萝卜一样就把山神像是一根水嫩的小萝卜似得给从地面薅了出来了。

    李无患拽着鸡头,符禺山的深山扑腾着。

    “我纵横山海经那么长的时间,还真没见过山神有你这么嚣张的。”

    他的嘴里还发出来声音来。

    “啧啧啧!”

    显然李无患是选择性的把青丘山的山神给遗忘了。

    当初的窘态,差一点就被玩死的这件事情,李无患很会选择性的就给忽略掉了。

    有那前车之鉴在那放着,他这样的话语说出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他嚣张了,还是面前的符禺山的山神嚣张了。

    李无患趁符禺山的山神还没反应呢。

    开始上下其手了。

    他冲山神这摸摸,那摸摸。

    似乎占山神的便宜,他这还是第一次呢,像是又刺激又新鲜。

    “啧啧,手感不错。”

    符禺山的山神肥嘟嘟的,手感自然好了。

    符禺山的山神无论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于是它就哭了,对于它来说可能今后的日子没法过了,好端端的一个山神就这样失去了它的清白了。

    李无患显然没有跟符禺山的山神沟通交流的打算。

    摸完了之后,又开始拔人家羽毛。

    李无患以为能拔得下来呢,但是没能预料到的是,拔倒是拔下来了,但是拔下来的羽毛脱离了山神的身体之后,就一下子变做空气了。

    山神的身子都是半透明的。

    李无患算是明白了。

    似有实体,但是却也不是实体。

    从山神的身体上脱离出来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办法留存的,因为脱离了山神这个本体之后,这东西就无法留存那似实而非的形态了。

    至于那山神,在李无患薅下来一根羽毛的时候,身子不由自主的一个哆嗦。

    看起来很疼。

    不是装的。

    那是心疼身子也疼的。

    身子哆嗦的连带着李无患的手臂都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实在是让李无患有些不忍心的。

    李无患不忍心。

    于是,他又在符禺山的山神身上薅下来一根。

    符禺山的山神又是一抖。

    李无患替它悲伤,替它难受,甚至恨不得替它承受这一份伤害。

    这样想着。

    李无患又薅了一根……

    李无患真的不是有意的。

    他只是带着孩童般的天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假如说,要是把符禺山的山神身上的毛都给薅掉了,会有什么影响不?

    它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带有这样简单的疑问和好奇。

    但是孩子是最残忍的,他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小时候小孩子喜欢玩鸡仔,他们对鸡仔这样的小东西很是好奇,好奇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给掐死了。

    这都是很正常的。

    当然李无患终究不是一个孩子,还是及时收手了。

    当他收手的时候,符禺山山神的模样已经变得越发的淡薄了,那身子之前还是白色呢,现在都变成了真正的半透明了,就像是给图片加了一层蒙版似得。

    而且脖子被掐在了李无患的手中,除了偶尔抽搐一下,看起来就像是死了似得。

    “老板,它死了?”

    轮胎讶异的看了李无患一眼,随后撇过头去,看那神情似乎在控诉着李无患的残忍。

    “应该没吧。”

    李无患也不敢确定。

    他并没有打算把山神给弄死,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有点半死不活。

    “你太残忍了!这种事情鸟爷就做不出来,好歹人家也是一个山神!”

    轮胎的语气带着悲天怜人。

    李无患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点头,他深以为然,于是冲着轮胎踢了一脚,并且骂了一句。

    “衮!”

    眼前的山神真的不动弹了。

    李无患迟疑了。

    他并不清楚山神死了,符禺山到底会如何。

    之前他没有打算看到这样的一个结果。

    “喂。”

    李无患尝试对山神进行喊话。

    山神没有反应。

    李无患伸出自己的手指在山神的身子上弹了弹。

    他弹的是一只鸡。

    手掐着山神的脖子,山神就无意识的晃荡着,像是吊死在树上随风摇摆一样的。

    李无患又沉默了一下。

    他在考虑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怎么才能把眼前的山神给救活。

    李无患忽然发现,被拔掉的毛带走了山神身上的光泽,而那些光泽就像是意味着山神的力量。

    也就是说,李无患对山神上下其手实际上就像是薅羊毛一样把属于山神的力量一点点的从它的身上撕开了。

    丢失了力量的山神,所以身子会越来越淡薄。

    就像是人失血过多一样的。

    那要怎么做?

    很简单的,失血过多就输血好了。

    犹犹豫豫之间,李无患尝试着把自己体内的力量从身体内给激发出来了,然后汇聚到了手掌上,慢慢的让这些力量渗透到眼前符禺山的山神体内当中去。

    果然奏效了。

    符禺山山神的身子慢慢的就变得更加的凝实了。

    “有戏!”

    李无患大喜。

    可是随着山神的身子恢复,山神依旧没有动静。

    “怎么?难不成型号不对?还是这根本就是没有用的?”

    李无患把山神提溜到了耳朵旁边。

    默念着。

    “一千零一,一千零二……”

    当他数到一千五百多的时候,彻底的放弃了,把山神的身子放到了地上来了。

    李无患确定。

    山神死了。

    更加确定的是,很有可能符禺山的山神是被自己掐死或者是拔毛给拔死的。

    “节哀!”

    轮胎动情的说着。

    李无患凝噎道。

    “挖个坑,将它埋了。”

    小熊不愿意了,它在李无患数数的时候就忙活起来了,这一会儿,锅刷好了,火升起来了,调料也都准备齐全了。

    怎么就能给埋了?

    浪费食物那是可耻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