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小说 -> 法师网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源之彼岸至高武力之决,战争派和探索派都投入大部分战力。犹其唐士道所在的一个战场,多位顶级豪雄都前来观望备战,寻求狙击敌人和打压新秀的机会。

    陨长虹打不中唐士道,突袭白美人也在战争派的意料之中。

    它们早习惯了。

    为求胜利,不惜一切手段。

    也可以这样说,虚空中各方豪强都没有见过大咒人皇全力以赴的状态,他们都想测试一下,找机会把人皇的‘上限’翻揭出来。这样一来,大家对人皇这位新秀就有一个彻底的认识。以后无论联合还敌对,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底。

    学宫之战,正是测试人皇的最好机会。

    这一刻。

    他们也得到了答案:攻击白美人,战争派实现了神灰没有实现的事情,让人皇的原素雏形蜕化升华成为原素变形;攻击白美人,战争派见证人皇从未同时使用的技能,元祖完人,元祖奥体,黑暗金乌血脉。攻击白美人,战争派也触动了人皇的逆鳞,揭启了人皇的全力状态。

    但,他们却后悔了。

    人皇震怒。

    众神寒颤。

    他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

    这不应该。

    大家并不应该惊醒这头休眠酣睡的荒古凶兽。

    “哼,来吧,我可不怕你。”陨长虹双拳耀发奇光,震声壮胆,似乎未被这股怒火吓倒。它不管对方有什么能耐,只要手持时空龙拳拳套,它就有信心对战一切。顶点的远古法器,顶点的装备,在它顶级战力的加持下可以拥有无上威力。

    厉声吼响,对手却没有回应。

    只一根木矛暴砸打落。

    “断吧。”陨长虹双拳暴轰,它有绝对的信心打碎一切,犹豫这种无名无姓的木质长矛。时空龙的骨头材质,胚的建模,远古法器的成型,这样的装备不可能敌不过一根木质。

    此时众人也一样想法。

    人皇的木矛再神奇,终究不是有名有姓的远古法器。面对顶点豪强的联合,它不可能占优。

    然而。

    轰隆一声。

    时空龙拳的骨碎飞溅,拳套崩裂,陨长虹……它已经跪倒地面,硬生生被人皇一矛打跪了。这一刻,所有人都傻了眼。远古法器崩裂溅碎,一字长者一招跪地,这种锋威,人们仿佛看见了禅九的开天棍,那根连天门盾都能吊打的无上神兵。

    众人未及惊呼,此时,他们又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另一幕。

    这并不是一击即止。

    还没完。

    陨长虹全力一击,力量在拳矛相撞之时到达顶峰。然后一招中止,只能再度祭力。但是,木矛的一击不是这样的,它没有从低蓄力到最高峰值,它一直都是最高峰。当无限魔力的双翼振展,木矛的打击力量一直就是100%威力,永不减弱。

    “杀……”陨长虹怒吼震威,倾力自保。但,双臂粉碎,拳套弹飞,木矛如像打击沙雕雪人一般扫落。

    仅仅一击。

    堂堂一字长者兵碎身消。

    然而。

    这仍然不是结束……陨长虹败亡,本该身碎能散结束。但这一刻,刚好相反,木矛就像一个漩涡,把陨长虹所有能量都吸附过来。甚至,连陨长虹隐藏它处的后手都不能幸免。这一刹那,所有人都看见:大空间术开启了超异空传导,硬生生把陨长虹有关联的活化法术都拖了进来。

    木矛的打击未停止,活化法术一样承受其伤。

    黑焰炽炼。

    能量消解。

    众人又发现木矛多了一层云雾,如像创世云图的云雾。这一击之中,陨长虹不但本人身消力散,连它的活化法术都耗尽一切。更可怕的,人们还看见三方争食的异象:虚空,创世云图,木矛,三者在这一瞬间分化了陨长虹。

    木矛轰打。

    陨长虹的宇宙心和私属位面被强行分离,如像一种献祭,木矛把陨长虹分解成无数个私属位面,回馈到虚空之中。同样的,它的技能技艺也被强夺,被木矛打散之后马上被创世云图掠食。这样的丢失,哪怕它有人帮扶,有活化法术自救,实际也没用,它无法从虚空和创世云图中‘夺回’原有之物。

    一击之后。

    场中,陨长虹本尊彻底变成了一个凡人,一个生命阶层中最低层次的弱者。

    即使它仍然有几个活化法术不灭,但已经失去一切能量。活化法术可以重修重练,可那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经过这一破坏,陨长虹想要重新再起,比一个平凡人想登顶成神更困难。除非它有胜过虚空和创世云图的本领,能够快速夺回。否则,它便等同一个被瓜分‘洗白’的宝藏,只剩一壳子。

    这种结局。

    由顶点之神沦落最低凡人,可以说,这比死更难受。

    “那又如何……我在源之彼岸,我是不死的,永远都不死,你能奈我何……来啊,来打我啊……看我揍死你的这个贱种女人。”陨长虹失去了一切力量,一切藏宝,一切资源,一切技艺,它忽然疯狂起来。它被后果吓疯了。彻底变成凡人的自己,在同伴眼中也没有价值了。

    重新修练?

    呵呵,谈何容易。

    所谓江山代有人才出,谁会特意培养一个失去所有资本的老骨头。

    到了这一步,它只剩一张毒嘴。

    源之彼岸可以保障不死,它可以肆无忌弹地狂骂,挥拳。

    但是。

    轰的一声,陨长虹刚刚挥起的拳头被轰成血渣。

    唐士道本人正举着一支魔铳。法师凭证的另一个衍生物,上一个传承者龙法师的遗留技艺:墨龙铳!它并不是打破了源之彼岸的法则,它符合源之彼岸的法则。在这里本人与力量分离,本人只是凡人状态,本人经受一切伤害都由‘分离力量’承担。

    换而言之。

    分离力量是神,本人是凡人,本人就算被星球砸中也由分离力量承担了,可以丝毫无损。

    但是。

    现在陨长虹的分离力量变弱了,仅剩未灭的活化法术……它们还是空耗至尽的状态,实际跟凡人无异。唐士道的墨龙铳威力普通,但这一枪‘凡人’是承受不起的。

    众人看见活化法术幽闪,也知道了真相。

    陨长虹,它已经没有分离的‘神’级力量代替自己承受伤害了。他本人,他的分离力量,两者都是凡人。

    第二声枪声。

    陨长虹爆头倒地……不得不说,它是亿万年来,第一个真真正正死在源之彼岸的法师。这一刻众人也明白,为什么人皇故意引导虚空和创世云图夺食。人皇就是为了杀死陨长虹,彻底的杀死。

    与此同时。

    那几个散发微光的活化法术也不见了,仿佛自然掉落虚空的某一角落。它们不会复活主人,因为它们已经被创世云图抹净了痕迹,根本不记得主人是谁。陨长虹一死,它们彻底回归‘自然’状态,仿佛虚空的天生之物。

    这一刻,战争派所有人都震住了。

    他们不明白一件事。

    为什么?

    人皇能够‘沟通’虚空和创世云图,让它们加入‘分食’陨长虹的行列?人皇拥有神字,能够沟通虚空还不奇怪。创世云图呢?它可是无法接触无法感应无法交流之物。

    此时。

    退到一边的原祖龟点头:“嗯,我听过独力进入原始法域的人可以做到。他们的原始之痕不一样,我们是咒痕,他们是云痕。所以,他们可以直接献祭创世云图,把自己掌握或者杀死的东西呈献。我没有原始云痕,只听过,但不完全了解。”

    听到这一句,众人更感惊寒。

    言下之意。

    这不是一个意外,也不是一个法术,人皇本身拥有这种能力?人皇可以把打碎的神灵分解成一个个宇宙位面,加馈无尽虚空。还可以沟通创世云图,掠劫并抹除敌人的技能技艺……这种人,不是比神灰更可怕吗?

    “人皇先生,我们无意……”战争派的百蛟上前。

    但没有说完话。

    木矛已如闪电突刺。

    此时。

    一直找不到机会的灵猬闪身上前,催谷最强防御与反震能力。它没想破敌,只求伤敌,为大家争取一个机会。就目前来看,人皇绝对气疯了,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灵猬双手交错,臂盾生光,胸甲炫彩,整个人也进入一种辉光晶石的状态。

    然而。

    下一秒,木矛如同穿透薄纸一样穿透它的臂盾,它的胸甲,它的晶石身躯。

    甚至。

    它身后的下方,虚空元壤的地面也被矛尖撞出一个巨型凹涡,冲撞余波远远震荡扩散。灵猬至死都不相信,自己两件远古法器的防护,加上辉煌源晶的躯体,竟然挡不住对方简单一刺。

    忽然间,它又明白了。

    木矛的最强锋威并不是‘打’,而是‘刺’……陨长虹的死让大家产生错觉,‘刺’才是木矛的本质。

    如同上一招。

    木矛旋动。

    灵猬的分离力量被绞成无数私属位面的碎片,回馈虚空,情景如同流星四散。同样,创世云图掠劫了它的全部技艺,把灵猬力量影子懂得的一切强制收回。只不过,动作也到此为止。人皇本身没有开枪,没有杀掉灵猬本人。

    跟陨长虹不一样。

    出手偷袭白美人的陨长虹被是彻底杀掉并且彻底抹除,灵猬只被‘洗白’了。它变成了凡人,但,至少没有死,几个活化法术也是耗尽能量没有脱离本人。如果灵猬努力重修,它可以开局就有几个‘凡人级’的活化法术帮忙,最少还拥有一人努力数倍成果的好处。

    众人惶然间,原祖龟伸了一手,护住了刀枪能伤的灵猬。

    作为赛场的主持人。

    人皇不杀,原祖龟出手庇护并无不妥。

    此刻。

    战争派一众做出一个惊人举动:逃!

    它们不想拼,也没信心拼。所有人的本身激活传送戒指,闪离星球外部,返回安全区域。它们的分离力量也闪入天空,转眼间逃离这颗星球。探索派和中立人群有些难以置信,但也理解,战争派现在招惹怒火冲天的人皇实属不智。二矛二杀,陨长虹和灵猬两个教训在前,它们不可能重蹈覆辙。

    然而。

    力量影子闪没,下一秒又次闪落赛台。

    仿佛转了一个圆圈。

    这时候,场中众人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整片天地都变成了纯黑颜色。但,战争派一众却是纯白颜色。它们与环境属于不同位置,根本没有退路。

    握着木矛的手依然黑焰烈烧,却有一种‘我允许你们走了吗’的冰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