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大道朝天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第二天清晨,湖面的冰化了更多,庵堂里暖和了些。

    童颜与那位老尼交待了声,离了庵堂,通过湿漉的山道来到大原城里。

    他找到了李公子的古董行,买了些东西,通过街坊与那些闲汉,打听到了一些事情。

    十年前正好是西海事变,李公子在庵堂里遇见的姑娘应该是水月庵的那位前辈。

    得出这个结论很容易,因为童颜擅于推算,而且恰好知晓那件事情的内情。

    回到三千庵的时候,天色已黑,悬持在湖畔树间桥上的长生灯变得更加明亮,童颜来到禅室前向里面望去。

    雪姬在棉被山里沉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

    井九坐在窗那边的湖畔,看着湖上渐散的薄冰,手里拿着一只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青儿坐在他的肩头,轻声哼着幻境里旧楚国的歌曲。

    童颜觉得这些画面有些意思,稚嫩的脸上出现一抹笑意。

    井九无心世事,与果成寺、水月庵这些世外之地相熟,真有些像天生的出家人。

    接着他想到白早师妹,唇角的笑意渐淡,双眉却因为挑起而渐浓。

    若真是无心,他身边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奇女子?

    十年前有过冬前辈,现在身边有青儿,身后还有位拥被沉睡的雪姑娘……

    夜色渐深,忽有琴声传来。

    童颜转身走到桥前,隔溪望了过去。

    李公子没有坐在雪地上,而是坐在了自己带来的矮凳上,古琴搁在膝上,琴声出自弦上。

    今夜,他弹的是一首良宵引。

    这首曲子十年前曾经在这里出现过。

    湖畔的石凳上。

    井九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

    青儿坐在他的肩头,好奇地凑了过去,摸了摸他的耳垂,心想明明是对招风耳,怎么也这么好看呢?

    数十道剑意从井九的身体里生出,用承天剑法布置了一座阵法,隔绝了外界的视线,但没有屏蔽那些琴声。

    他把右手伸进湖里打湿,然后继续用青天鉴光滑的那面磨剑。

    寒冷的湖水很快便变成雾气,蒸腾而起,他的手在其间若隐若现。

    青儿心想这也挺好看啊。

    琴声不停继续,没有停歇,或者换了好些曲子,井九没有注意。

    时间缓慢地流逝。

    夜色渐深。

    井九忽然抬起头来,身形从湖畔消失。

    童颜也感觉到禅室里的气息变化,心知不好,踩着溪上的薄雪来到李公子身前,转身便是一掌击出。

    一道无形的气息从他掌心里溢出,迎风而展,如镜子般,映出前方的石桥、庵堂以及蓝天。

    只是瞬间,那些景物便变得模糊起来,因为上面结了一层浅浅的霜。

    带着极度寒意的冰霜,轻而易举地破掉这道无形光镜上附着的中州派道法,蔓延到他的手背、手腕,然后继续向上。

    童颜脸色苍白,感觉身体里的真元流淌速度急剧降低,便是连元婴的灵气都弱了数分。

    ……

    ……

    禅室里,雪姬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幽黑的眼瞳里散发出恐怖的寒意,空气里飞舞着极其微小、却非常美丽的雪花。

    井九撞碎数千朵小雪花,来到棉被山前,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住手。”

    雪姬静静看着他,判断出这个人类是在威胁自己。

    朝天大陆没有人能威胁到她,井九却已经两次这样做了,因为他曾经见过她最虚弱的一面,又有她最想要的东西那个绝对寒冷的世界。

    ……

    ……

    石桥前,寒意消失。

    霜雪已经覆盖到了童颜的肩部。

    他咳了两声,咳出一些如红色晶石般的血来,明显受伤不轻。

    李公子不是修行者,虽然没有直接面对那道寒意的攻击,但受伤更重,早就已经昏倒在了雪地里。

    童颜转身望向他,摇了摇头,往他嘴里塞了一颗丹药,然后让庵里的尼姑把他与那架古琴一道抬回屋里。

    ……

    ……

    “灯里有火,你应该感知的非常清楚,明确这些灯火之间的所有联系,便能掌握这个阵法。”

    井九从袖子里取出一本薄册放到雪姬面前的棉被上:“这也是一种阵法,你尽快学会,然后我们就离开。”

    那本薄册的封面没有写字,被窗外进来的风掀起,里面的墨字很是新鲜,应该是刚写的,字句简单,绘着的剑形却繁复至极,看着便有些眼晕,想要学会更是困难。

    如果这时候顾清在场,便能认出来这本薄册便是青山宗最重要的承天剑法。

    做完这件事情,井九走出禅室,来到石桥前。

    他对童颜说道:“雪国只有阶层,没有社会,她没有同伴,只有臣民,所以她只知道命令,不知道别的交流形式,如果有哪个生命感受不到她的意志,不及时表现出臣服的态度,便会被她判断为应该被抹灭。”

    童颜问道:“所以她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要杀死他?那为何庵堂里的那几位老尼姑没有事?

    井九想了想,说道:“也许这两天她听琴听烦了?”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必须想办法解决。”

    如果真是如此,雪姬走到哪里,哪里便会死人,他们根本没办法隐藏她的行踪,而且那些死去的人何其无辜?

    井九说道:“是的,她需要学会别的与生命相处的方式。”

    童颜说道:“首先要能够与她交流,你能够听懂她的话,是最好的人选。”

    井九说道:“我没有被人命令过,所以无法与她形成真实有效的交流。”

    童颜说道:“所以?”

    井九说道:“你去。”

    说完这句话,他回到雪湖边继续磨剑,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童颜沉默了很长时间,抬起沉重的脚步走进了禅室。

    雪姬的寒意不再外溢,大原城便没了风雪,庵堂四周也变得温暖了很多,湿润了很多,但禅室里还很是寒冷,墙上与檐上结了很厚的冰霜。

    圆窗悬着十余根透明的冰挂,把雪湖冬树的风景分割成了很多细条,有种不一样的诡异美感。

    雪姬依然裹着棉被,只有小脸露在外面。

    她的脸一片雪白,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奇怪的是并不难看,反而有种不一样的诡异美感。

    童颜心想果然是朝天大陆最高阶的生命。

    极致者不凡,这是修行界的常见观点。

    无论极美还是极丑,极正或是极奇,都意味着不凡。相反也是如此,但凡真正强大的生命必然有着极其出色、或者令人印象深刻的外表。

    童颜想到井九的脸,忽然觉得有些无趣。

    觉得生命无趣,自然会更加无畏。

    童颜平静下来,对雪姬行礼说道:“殿下,我是中州派弟子童颜。”

    雪姬没有任何反应,更没有嘤嘤出声。

    童颜相信她一定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继续说道:“我们可能还需要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等着师长们做出决定。”

    雪姬静静看着他。

    童颜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脸色苍白说道:“为了对抗雪国里那位,人族应该会选择帮助你,这是我的推算。”

    那道压力消失了。

    童颜稳定住心神,继续说道:“您是有无上智慧的高阶生命,很多人类可能无法理解您的意图,为了避免误会以及麻烦,可能需要您屈尊学习一下人类的交流方式。”

    说完这句话,他拿出了一件青铜器、一件瓷器和几本书。

    青铜器上有铭文,瓷器上有图画,那几本书里有最简单的启文经还有诗仙的文集。

    这都是他今天在大原城里买的东西,在井九说之前,他便已经算到了接下来可能需要做什么。

    能够成为雪国公主的老师……这是注定会写进修行界历史里的事情,可比顾清所谓的帝师身份重要太多。

    童颜想着这些事情,把青铜器铭文最多的那面对准了雪姬。

    他准备从金文开始讲起,一直讲到数百年的古文运动,相信以她的天赋能力,应该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完全掌握与人类的交流方式,而且优雅、完美。

    雪姬忽然站了起来。

    她个子很矮小,禅室里的棉被山没有垮塌,只是隆起了一处。

    童颜有些警惕。

    雪姬忽然向窗外跑了出去。

    她披着的棉被很大,一直拖到地面,把脚完全遮住,看着就像是飘过去一般。

    童颜很是惊愕,心想这是怎么了?

    湖畔。

    井九准备蘸些水继续磨剑,却发现右手触着硬物,抬头一看才发现湖面又结冰了。

    微风卷着雪花到来。

    雪姬来到场间,盯着他的眼睛。

    青儿很是畏惧,赶紧从他的肩上溜下来,躲在他的身后。

    每次磨剑之前,井九都会先用承天剑法布置好阵法,隔绝外界的视线与打扰。

    现在看来,他的承天剑法对雪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井九再次觉得,自己应该把承天剑法练得更好些。

    紧接着他想到一种可能,眼神微变。

    先前他给了雪姬了一本承天剑诀,难道这么短的时间……她就学会了?

    “嘤~”

    雪姬蒙着棉被,从头顶到脚都在被子里面,只露出雪白的小脸与如黑宝石般的眸子,看着就像是贪玩的可爱小女孩。

    她的声音也奶得很可爱。

    井九静静看着她,心想这真是自己两世修仙遇见的最可怕的东西。

    ……

    ……

    (当初想的时候便确定了这个画面,请大家把雪姬想象成et。我前面说过,我很喜欢雪姬,有很多读者在讨论我会不会按照套路,把她收成神末峰的徒弟什么啊……想都别想~哈哈哈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