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证道天途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抬头望向远方的紫光,楚征若有所思。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下一刻王府院落内楚征睁开双眼,眼神深邃。但神庭内他的神魂投影却依旧行走在青石广场上。这感觉不是神魂与身体的分离,但却让他的精神有了一丝超脱的意味,就像是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看待自己。

    “《坐忘经》,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虽然从未听说神魂观想之法,但这一部《坐忘经》给他带来的惊喜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此时心绪平静又神魂清明,恰好日正当午。楚征立即掐动法印运转《天阳纳气诀》。几乎是毫无间隔,坐下修炼场内就散发出丝丝灵气,经烈日光芒的照耀灼烧,化作一股暖流涌入楚征的身体,这是功法达到大成的征兆。

    楚征先天气血强盛,原本修法的速度甚至不足一般人的十分之一,所以没有修法的资质。但对道经的领悟达到大成境界,已经无视气感强弱强行汲取灵气。对于楚征而言最大的一道难关,至此不复存在!

    只是让楚征心头微微泛起波澜的是,暖流并没有按照《天阳纳气诀》的记载汇入上丹田。他的神庭内传来无可抵御的吸引力,暖流汇入神庭穴中,并具象在青石广场上,在他神魂投影四周形成带有暖意的雾气。

    这种异变只是让楚征纳气的过程微微放缓了一下,随即就顺其自然的继续修炼。深沉本就是他的性格,处变不惊更是《坐忘经》所带来的心境超脱,而微一思忖产生异变的原因也已经明了。

    修武者开拓气海,气血鼎盛;修法者开辟上丹田印堂,缥缈出尘;两者同样引人注目。但《坐忘经》讲究的是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没有多少存在感才是应有之义。况且神庭乃是修法者分神修为以及修武者天人修为殊途同归之处,这种大能已是返璞归真,扔在人堆里一点都不显眼。

    暖流涌向神庭,但更多的暖流则是散布全身,让全身暖洋洋一片,同时飞快的提高着楚征的力量。楚征本已是炼血洗髓境界,但泄了元阳修为尽废,身体强度不但是无源之水得不到滋养,更是倒灌出去,使身体迅速衰弱。但毕竟有以前的基础,现在得到灵气滋养,他的身体强度迅速恢复着。

    半个时辰时间楚征盘膝不动,缓缓睁开双眼,神庭内神魂投影依旧前行。

    细细体察身体蕴含的力量,以及神庭内青石广场上所飘荡的灵雾总量,楚征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炼气成精!

    半个时辰时间内他已经成为一名炼气成精境界的修法者!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天无绝人之路,即使天定还有变数。现在,自己终于在所有人都以为道途尽毁的情况下走出一条新的路。

    站起身再次走向经廊。他没有想到自己如此快就晋级炼气成精,现在虽然成为了修法者,却还没有学会任何的道法。

    “三叔公,晚辈想借《天星刺》一观。”经廊内楚征躬身行礼。

    楚公允微微摇头,在他想法里楚征现如今是没头苍蝇一般乱撞,不过还是取来《天星刺》递给楚征。

    《天星刺》是《天阳纳气诀》特有的攻击法术,甚至一直可以用到筑基期。

    将《天星刺》牢记于心,楚征返回自己院落。至于楚公允如何想,他也毫不在意。

    创造《天星刺》的楚门老祖是将天阳之气凝聚成星光状进行攻击,原理也是气出上丹田,神门蕴势,双手掐动法诀凝聚法印形成天星进行攻击。

    盘膝坐在修炼场上运转《坐忘经》。神庭内《天星刺》化为点点光芒消散,随后再次重组,形成浅显直白的《天星刺》术法。《天星刺》与《天阳纳气诀》同根同源,几乎是片刻间楚征对于《天星刺》领悟达到大成境界,只是作为攻击术法更多的是需要熟练。

    双手掐诀,很快右手两指间凝聚出一点金黄色星光,随手点在身旁巨石上,砰地一声坚硬的山石四分五裂。

    “都以为我是废物吗?”楚征看着自己的双指冷哼一声,随即取上一百两银票走向楚易所在的独院。

    时隔两个时辰再次见到小翠,楚征眼角不由微微一缩。

    楚易的院子里只有小翠一个人,此时小翠正一瘸一拐的打扫院子。左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血渍刚刚擦干,俏脸上还残留着一个巴掌印。

    听到脚步声小翠先是惊悚的颤栗了一下,胆怯的转过头看到是楚征眼圈顿时一红。

    “谁打的?”

    小翠低头不语。

    “楚易打的?”

    “不是不是,是我不小心撞了一下楚小六,然后……”他很怕三少爷和八少爷起冲突。八少爷是王妃的二子,而且是炼血洗髓境界,三少爷会吃亏的。

    楚征摇摇头,不小心撞了一下楚小六?谁信!但心底却对这个照顾自己的侍女更加怜惜。

    抬腿将扫帚踢到旁边,拉着小翠的手就走。

    半路上正看到二总管楚勇在呵斥仆役,楚征直接站在楚勇面前,将银票塞进小翠手里,直视着楚勇道:“小翠,你再和他说!”

    “原来是三少爷啊……”楚勇斜瞄了楚征一眼拖着长音,旁边几名仆役胆怯的向后缩了缩,楚征则一片的平静。

    小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想着自己在八少爷院子里肯定会死的,早死晚死都是死。咬了咬牙将银票递给楚勇,“二总管。小翠想要离开楚王府,这是赎金。”

    楚勇斜瞄着楚征,三少爷还是三少爷,嘴上这么叫,但真当自己是三少爷啊?你现在就是一个废物!无权无势被当做猪来养的废物!

    “嘁!”楚勇撇了撇嘴,“楚王府是什么地方?想离开就……”

    啪!

    楚征扬起手掌一巴掌将楚勇打了个趔趄。旁边仆役浑身一颤,没想到已经成废物的三少爷依旧如此凶猛。他们更没想到的是已经炼骨修为的二管家没有躲开这一巴掌。

    “你……”楚勇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楚征咬牙切齿。自己是王府二管家,管着王府所有仆役,管着王府所有进出,有的是手段让人哑巴吃黄连,成了废物的少爷小姐哪一个在自己面前不是乖乖做人?他没想到楚征会动手。

    “小翠,再说!”楚征平静的看着二管家楚勇。

    刚刚还胆怯的小翠此刻挺直腰板仿佛对二总管所有的恐惧都散去,再次将银票递出,说道:“二总管。小翠想要离开楚王府,这是赎金。”

    “不可能!”

    啪!

    楚征踏前一步又是一巴掌扇在楚勇脸上。不可能?小翠又不是掌握楚门机密的人,为什么不可能!你说不可能就打到你说可能!

    “你……你……”楚勇捂着脸惊恐的看着楚征。他不是不想躲,他没躲开。有着炼骨修为的自己没躲开废物的一巴掌?

    “小翠,再说!”

    “小翠想要离开楚王府,这是赎金。”从最初的恐惧到后来的轻松,此刻小翠嘴角已经露出笑意。有三少爷在身旁,你二总管再跋扈也只能受着!

    “我……”

    啪!

    又没躲开?我怎么又没躲开!

    “我想要离开楚王府,这是赎金。”

    “我……”

    啪!

    “我想说我同意啊!”楚勇快哭了。

    楚征淡淡扫了一眼,转身就走,毫不在意楚勇眼底的仇恨。但心底已经寻思着这种人早点弄死省心。别看他不敢动手,别看他现在服软,但这种小人却更应该提防。

    回到独院盘膝而坐继续修炼《天阳纳气诀》,这个时候修炼虽然事倍功半,但楚征却孜孜不倦不眠不休的开始修炼。实力才是一切!如果不是自己成为法修且恢复了身体,刚才根本打不到楚勇,最终不但办不成事情还会将小翠置于危险境地。

    以前修武已经对血肉筋骨进行过淬炼,而这一次虽然是修法,却也是事半功倍。更何况修法者境界在百窍聚灵之前一直是开拓上丹田为主。现如今楚征开辟的是神庭,而且神庭内青石广场作为存储法力所在却感觉不到边际,根本不存在开拓的概念。境由心生之前,境界对于楚征而言可谓是一蹴而就,这也许是《坐忘经》另一大好处。

    接下来三天时间里天气万里无云,在楚征勤奋的修炼下神庭内蕴含法力达到开脉凝气阶段,而《天星刺》也可以单手施展法诀。

    这时,神庭内楚征神魂投影终于走到紫色光芒的发源地,这是一座巍峨的殿宇。

    殿宇上看不到顶,左右望不到边际。在他身旁是一根青铜色粗壮的盘龙柱,以他的估测直径至少几十丈,站在盘龙柱下楚征有一种身为蝼蚁的压迫感。但只是转眼间楚征就将所有情绪抛开,大步流星向殿门走去。

    蚍蜉撼树是什么感觉楚征有着深刻体会,就像是蚂蚁推门。令他有些惊讶的是如山一般的大门在他一推之下居然缓缓打开。

    “问心路寻道途!寻道殿开启!”

    紫色光芒充斥所有空间,沧桑浩瀚的声音回荡,巨大的殿宇展现在楚征面前。

    “问心路?寻道殿?”

    这一路走来真是问心路。孤寂、茫然、无助,更可怕的是脚下同样虚无,让人没有脚踏实地的安全感。这种感觉持续了说不上多长时间,但他绝对不相信只是短短的十三天。过了问心路,才能寻道途,这里就是寻道殿,但因紫光耀眼寻道殿内什么都看不见。

    楚征一步跨出迈进寻道殿内,斗转星移间并不是出现在大殿内,而是置身于浩瀚星空中。四面八方无数星光闪烁,有些星光甚至近在咫尺。孤寂清冷,却让他感觉自己无比高大伟岸。

    沉吟片刻不见自己退出,星空漫步依旧找不到出路,随即伸手点向触手可及最亮一颗星辰。

    “玄级大型试炼星空道争……”这一次的声音同样浩瀚广大却机械古板。

    “警告!使徒选择错误,使徒本身无法星空存活三秒。警告!警告!!警告!!!使徒必须在三秒内重新选择,否则无法更正错误!使徒重选机会只此一次……”

    突然间那星光急剧闪烁,古板的声音有些急促,楚征虚影甚至有一些额头冒汗的感觉,但此刻已经顾不上听后续的内容,伸手直接点向身前最黯淡一点星光。

    “荒级小型试炼:洪荒末时代之炼气士崛起,肉身穿越,流速百倍。”

    古板声音中星光迸发出璀璨光芒,下一刻楚征只觉得一阵眩晕,身体好似彻底消散溶于星光中……

    楚征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好似从高空跌落掉落,而地面已经越来越近,身形一动横移丈许稳稳落在一块草坪上。

    不待楚征观察四周,只觉得头顶风声起,再次横移丈许开外。

    砰砰砰……

    “哎呀!”

    “妈呀!”

    “卧槽!”

    “啊!”……

    一声声痛呼声中,数道身影就像是下饺子一般掉落在草坪上。

    趴在自己旁边的是一名身披鹅黄色轻纱,内穿粉红绣花边半镂空亵裤,上身低胸粉色半镂空肚兜……

    不是楚征想看这么多,实在那轻纱太省料子,而且薄透漏。这女子虽然还没看到脸,但身材婀娜双腿修直圆润,是一个让人热血冲动的女人。

    女子旁边一人更是奇葩。这是一名青年男子,此刻正精赤上身提着裤子趴在地上,非常有草天草地的气概。

    一名腰悬长剑的青年……好似剑柄硌着腰了,正在嘶嘶抽冷气。

    身高六尺开外,身背长刀壮汉已经半陷进草坪里。

    手拿砍柴刀的青年大字型趴着。

    一名书生嘴啃泥。

    妙龄女子一动不动。

    英姿飒爽女子手中握着马鞭。

    最后……最后还有一个小家伙。

    这是无限流?这是会死人的无限流!

    而现在包括自己在内五个开脉凝气,两个炼气成精,一个毫无修为的女子,还有一个……已经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