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澳门新濠天地在线娱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作为群居性生物,人类需要同伴来消除孤独感和不安全感,只是如果是两个人,那么双方都会为彼此的存在感到喜悦,加入第三个人之后就会发生争吵,进而分裂成少数派和多数派,多数的一方压制少数的一方。人越多,派系也越多,争吵与斗争也越多。

    派系斗争的历史贯穿整个人类文明史,有人的地方就有派系,有派系的地方就有斗争。标榜共和与自由的共和国亦不例外,由于其特殊的制度与国情,这种斗争不但浮于表面化,而且还显得异常激烈。

    “我们对政府的回答是,我们社会民主党坚决反对政府追加任何新的军事预算!”

    一个谢顶的中年男人站在众议会发言台上大声疾呼:

    “我在这里再次提醒众议会诸公,战争不能解决共和国当前面对的问题,继续增加军费开支必然挤占教育、医疗、科研等民生项目在国家预算中的比例。不管是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这对我国都是不利的。如今各行各业都缺少熟练的工人,童工和老年工人在各行业所占的比例已经超过20%,如果继续增加军费,会出现更多的辍学童工和贫困老人,国家财政会持续恶化,共和国将难以为继!”

    社民党议员欧文.弗莱耶开始列举种种数据和他的所见所闻,他的准备扎实,各种数据精准易懂,对城市和乡间的种种描述得栩栩如生。不过认真听他演讲的议员并不多,因为大家对国内社会民生的种种问题早已心知肚明。

    从共和国建国伊始,经济问题就在困扰着这个新生国家的各阶层。由于战争时期的巨大开销和滥发纸币,旧王国的财政和信用完全破产,为了稳定人心和维持正常的政府开支,共和国政府大量发行纸币“银圆券(与白银挂钩)”,直到停止印刷发行为止,一共发行了两亿五千一百四十四万两千千百五十之巨,这些纸币都是在不具备足够支付能力的情况下印发的,原本的目的只是为了救一时之急。可随着财政缺口越来越大,加印乃至滥印纸币也就不可避免了。

    导致共和国财政困难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半以上可以追溯到帝国身上,剩下一小半里也或多或少和帝国有关系。

    诸多问题之中最突出最急需解决的就是由回收金圆券、货币改革、供需不平衡,对外贸易几近断绝、国内居民普遍贫困且缺乏购买能力,本地市场已经饱和等问题引发的极端通货紧缩。

    没错,共和国建国第一个年头面对的问题不是通货膨胀,而是通货紧缩。

    从本土转移到海外殖民地时,旧查理曼的残党们清点手头剩余的资产时赫然发现,殖民地自身的物资储备和转移过来的物资全部加起来,最多只够消耗五年。与不乐观的物资储备相对应的是,他们极度缺乏用于稳定物价的贵重金属,除了一堆和废纸几乎无异的金圆券、军票,手里就剩下十几吨每天都在贬值的白银。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通货膨胀再度爆发,采取货币紧缩政策不可避免。

    共和国使用的手段主要有两项,其一是货币改革,成立共和国国家银行,凭借国家权力发行统一的新货币,规定任何债务人必须以国家银行发行的新纸币作为法律偿付币,而不得使用外国硬币或金圆券、军票。同时对旧货币,如金圆券和军票等,以400:1的比例进行强制兑换回收;其二是通过政治协商谈判,通过转让部分技术专利和开放部分市场换取阿尔比昂等国的援助。

    从经济学角度来讲,采用这种做法无可厚非,共和国不想刚成立就破产的话,就非进行货币改革不可。只是这么一来,大部分的损失便转嫁至普通民众身上,这就未免太残酷了一点。

    狂贬已经一文不值的纸币,意味着农民、工人、小作坊主和小商人的辛劳付诸东流。对外开放市场则意味着本国农业、工业必须面对享受政府补贴的外国同行的竞争,加上普遍购买力不足,市场流通货币大幅减少,这就导致极端的通货紧缩。这种堪比恶性通货膨胀的经济现象到底有多可怕,从一位乡下老农写给密涅瓦和参众两院的陈情书中能充分感受到底层民众的辛酸与绝望。

    “我们恳请诸位注意,如果诸位还不采取什么有效措施来保障人民的生活,我们一半的居民将会在短期内破产……警察天天从我们的家里搬走能换钱抵税的东西,我们的土地由法官宣誓估价后以原价三分之一的价格出售,健壮的牲畜被法院压低至市价一半的价格叫卖……与此同时我们盘点了一下需要缴纳的税项:市政税、交通税、阶级税、国家正税……全部项目加起来比农场全部租金还多一半……女人和孩子在挨饿,老人只剩一口气,除非发行纸币或指定其它媒介物,使我们能偿还赋税和债务,否则诸位还能从我们身上搜刮到什么呢?”

    从满是怨气和牢骚的文字中,不难发现底层民众生活的艰辛。而最后一句话“否则诸位还能从我们身上搜刮到什么呢”所要表达的意思也极为明确:除了这条命,他们已经一无所有。

    请愿书陈述的内容让人伤心之余亦感警醒,但并无助于改变现状,更不要说他们关于增发货币的要求根本是对实际情况的误解。

    货币本身并无“价值”,只是作为买卖过程中的媒介标尺才有其意义。信中抱怨货币太少,导致有东西也找不到买家,是背离实际情况的。由于缺乏经济学相关知识,农民和工人简单地认为自己的收获和出产之所以低,是因为市面上缺乏足够的货币流通,所以实际上他们的核心诉求并不是要政府多印纸币,增加货币的供应量,而是希望政府能“多发行钱”,让更多的钱出现在市面上,自己的劳动成果就能换回更多回报,收入增加,生活改善,仅此而已。

    然而问题的根源并非流通货币不足这么简单,帝国的海上封锁,物资供应短缺、购买力低下、政府财政困难、货币改革、新老移民土地纠纷等因素相互作用这才导致了极端通货紧缩。

    因为物资紧缺且大多数人没钱也没意愿消费,为了避免遭受损失,工厂和农场限制产量,企业利润下滑,损失直接由工人承担,工资下降,人们消费意愿进一步降低,于是生产活动进一步降低,工资继续下降,除了男性,女性和儿童为了生存大量进入工厂和作坊劳动,这就进一步加剧了工作岗位的紧缺,贫困继续加剧,生产出来的东西更卖不掉,只能贱卖或减产……

    这种可怕的恶性循环便是通货紧缩。

    要想恢复物价和货币供应,首先必须从外国贷款或获得援助重启生产,通过对外贸易刺激工业生产增长,逐步恢复市场秩序,最终建立起健全的财政体系。

    道理其实并不复杂,学过经济学,懂得经济法则的人都清楚。可共和国的农民和商贩不懂这些,他们只知道自己的日子快过不下去了,“傲慢又冷漠的政府”却对自己的困境视若无睹,一方面变本加厉的盘剥,另一方面却开放市场给那些廉价的、利用不公平手段竞争的外国商品,让那些面目可憎的外国人拿走本应属于共和国国民的利润。

    民众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由于建国初期还不存在所谓的反对党,民众虽有投票权,且投票机制和执行过程都极度公正,可当时参众两院的议员都不通过直接选举的方式产生,而是由立法机构和临时内阁提名产生。民众实际上只是多了一个说“是”或“不是”的权力,政府意图通过的法律条例一定会顺利通过。因此民众不可能也从未想过要通过手里的选票去和政府讲理,甚至教训政府。比起咬文嚼字,他们更喜欢用拳头和棍棒进行“辩论”。

    几乎是一夜之间,各种暴力抗税、抗法活动席卷共和国的乡野村镇,冲突最激烈的几个村庄甚至发生了被逼急了的农民们仗着人多势众强迫治安官和税务官吃掉自己带来的变卖欠税居民财产文书这种“无法无天”的事情,一些心怀不满的老兵更是纠结战友和亲朋好友,拿出各种武器嚷嚷着要进军首都,掀起“二次革命”。

    眼看着刚建国还没满一年的共和国就要玩完,政府也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妥协,开始增加银元券的发行量。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共和国在这一阶段虽然增加了银元券的发行量,但总体上是非常小心的,经历过旧王国末期通货膨胀噩梦的民众对此也能够体谅,毕竟谁都不会想再回到那种一麻袋金圆券只能买几个发霉土豆的日子。

    就这样靠着外国援助和技术转让,共和国挺过了最艰难的第一年,随着工农业生产逐步步入正轨,对外贸易的盈余开始充实国库,整个国家的经济出现好转的迹象之际,对共和国经济堪称噩梦的莱茵兰号事件爆发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